况况  

[全职/王乔]茶白色。(ABO)

*ooc及bug及不满属于我,其他属于原著。
*清水无肉。
*写的一点也不好,很烂,大概热昏头。
*私设很多,不是原著向,以及不是北京人也不是医生职业,涉及有错请提出。
*谢谢你的喜欢。
*BGM陈奕迅,点开网易云随即播放他的歌看这篇文挺苏糊。
*一发完的咖啡
(给阿姨一杯卡布奇诺哈哈哈哈哈)

——————————————喵。

1.
王杰希打小住在北京胡同的大院儿里,一百多平米的院儿不大,却足足塞了五户人家。于是每到傍晚,各家各户的饭香伴着余晖缥缈触在屋檐。

那个时候没有高到仰头眼睛都看酸了也看不见顶的高楼,没有会say hi的AI和先进过头的技术,也没有朋友圈和Twitter。

那是1999年,天还很蓝。

2.
在8岁的王杰希能记清楚的为数不多的记忆中,乔一帆是在他家隔壁户搬走月余才搬进来的。

那天是个夏日午后,暴雨倾盆,搬家具的卡车停在院儿口,旁边的屋檐下是一对母子。

王杰希被妈妈牵着去欢迎新邻居——他的妈妈是一个热情却不惹人厌的女人,脸上一向带着三分笑,就连打王杰希屁股时也是笑着打的。

可想而知母亲的笑容给王杰希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但就是这样的妈妈,在看清那个漂亮阿姨的脸后,刹那红了眼眶,奔过去拉着她的手不停说着什么。恰恰相反,阿姨却笑了,轻声安慰着情绪激动的妈妈,又从身后推出一直躲的幼童,说,一帆,喊哥哥阿姨好。

乔一帆埋着头,一看就是个腼腆的孩子,声音微如蚊鸣,哥哥阿姨好。

乔一帆还很小,听他妈妈说今年刚满三岁。

不说还好,一说,王杰希妈妈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后来王杰希才知道,阿姨是妈妈以前最好的朋友,三年前匆匆从这里搬走,说是因为急事。

阿姨是一个omaga。

3.
彼时王杰希下意识牵住乔一帆,半蹲下身摸摸乔一帆被打湿的发梢,笑了。

“我是王杰希,你可以叫我杰希哥哥。”

乔一帆小心翼翼看他一眼,嗯了一声,扯住妈妈裙角仰头看她,像是想说些什么,又看看王杰希。

乔一帆妈妈想了会儿,弯下腰问他,一帆,你想要什么呀?

看着三个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自己身上,乔一帆有些慌,一边摇头一边点头,脸涨通红,被牵住的手也因紧张牢牢抓住王杰希。

这时乔一帆妈妈才恍然大悟,抱歉笑着从包里找出一小包糖块递给乔一帆,说,是这个吗?

乔一帆点点头,拽着妈妈裙角的另一只手轻轻摇了几下,意思是谢谢妈妈。

王杰希瞧着,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疼这个小家伙。

也心疼这个阿姨。

尽管那时王杰希还不知道他们的来历。

走了会神,回过神才察觉嘴前不知何时多了一块糖,他一愣,下意识张嘴吃了,就不小心咬到了乔一帆不及拿开的手。

下一秒,映入眼帘的就是乔一帆眼泪汪汪的眼睛和努力踮脚的模样,以及妈妈和漂亮阿姨忍俊不禁的样子。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4.
从此乔一帆有了两个家。

白天拜托王杰希照顾,晚上和妈妈一起住。

而关于王杰希照顾这件事,是王杰希妈妈在知道乔一帆妈妈白天要工作后揽下来的,说是可以锻炼孩子自主能和照顾别人的能力。

不过王杰希也很乐意罢了。

乔一帆真的很乖,早上六点过从家里过来后就安安静静等着王杰希起床,有时候看着王杰希睡觉的样子发着呆也开始犯困,就趴在他边上睡,导致王杰希醒来看到乔一帆水润润又带点迷糊的眸子,心软的一塌糊涂。

偶尔王杰希抱着乔一帆看电视的时候会悄悄许愿,要是以后有这样的儿子就好了。

王杰希爷爷家里是开诊所的,有时间的时候王杰希也会去帮忙,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身后跟了个团子,亦步亦趋。

仗着乔一帆年纪小,长得又可爱温顺,再加上第二性别还未分化,时常会有一些老婆婆笑着打趣二人,甚至与王杰希相交甚多的还会悄悄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问这是不是他的媳妇儿,搞得他哭笑不得。

爷爷很喜欢乔一帆,问原因,说是这孩子很干净。

王杰希笑笑,说我也很喜欢。

5.
“春天的时候带着一帆去北海公园吃杏仁豆腐,多加一勺糖,一帆喜欢吃。”

“今年夏天很热,刚刚和一帆在院里睡午觉乘凉,睁开眼睛,有一只鸽子飞过。”

“一帆喜欢秋天,总会缠着我陪他捡叶子,他说要送给妈妈一个秋天。——我怎么不知道阿姨喜欢秋天?”

“一帆怕冷,可是喜欢雪,巷尾的糖葫芦很好吃。”

————摘自王杰希日记。

转转眼时间过了十年啊。

6.
王杰希现在还记得很清楚,那天他去接乔一帆放学,他是高中部,拐个弯就到了初中部——恰好接乔一帆。

如往常一样,他等在乔一帆的门口,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姑娘脸颊绯红,递给乔一帆一封粉红色的信件。乔一帆则是不好意思的也红了脸,一只手不住的拒绝,另一只手挠着后脑勺。

单论这个画面,确确是很美好,夕阳不烈的弧光笼罩在少年少女身上,青春的不像话。

可王杰希却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那一瞬间心里有些空落。

他收了目光,靠在窗边看天等一帆。

只觉得今年夏天真热。

好——热——

7.
回去路上王杰希有些沉默,就连乔一帆递给他水也只是含糊应了一声。

乔一帆有些奇怪,却也没多问,只是絮絮叨叨讲着一些学校的事——他的声音软且温柔——“……隔壁班的女孩子给了情书,可惜不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啊。”

“那,一帆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王杰希眉一跳,脱口而出,说出口才发觉有些突兀。

“呃?”乔一帆也是一吓,想了想才说,“杰希哥哥这样的吧。”

“……?”他发懵。

“嗯,比较稳重成熟一点儿,好看,很体贴…?”

乔一帆努力搜刮着形容词,全然未注意到王杰希的不对劲,比如发红的耳朵尖。

那个时候王杰希才明白,自己原来抱着那样龌龊的心思——喜欢自己的弟弟什么的——性别都还没分化,年龄都还未成年。

至于乔一帆,小着呢。

路过的风打了个喷嚏,酸酸甜甜的气味哟。

8.
在十八岁的王杰希能记得清晰的为数不少的记忆里,乔一帆是在他妈妈出事后搬走的。

那天万里无云,是秋天难得的好天气,王杰希刚刚高考完,之后的几个月,就再也没有见过乔一帆。

他听说,乔一帆分化了,是个omaga。

他听说,乔一帆的妈妈出事了,他的爸爸回来要接走他。

后来,他们没有告别。

直到王杰希快要去读大学了,临行的前一天晚上,妈妈把王杰希拉到自己房间,欲言又止。

王杰希敛下眸子,听着妈妈一字一句讲着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因为学习废了身体,你又是个Alpha,更是要好好控制……

终于,王杰希忍不住问母亲,妈妈,一帆呢。

眼泪莫名掉了几颗。

妈妈,一帆呢。

王杰希妈妈愣住,不过片刻就回了神,为儿子擦掉眼泪,语气轻柔,说,那孩子去了南方,和爸爸生活在一起,以后说不定还会见呢。

王杰希总觉得妈妈在骗他,不然为什么眼底也有泪水。

9.
王杰希今年三十岁,就职微草医院医生。

虽然是个Alpha,林杰主任却破格让王杰希担任了主科医生,问及原因也只是随口说了一句,我想王杰希不会让我失望。

方医生悄悄问为啥,林杰也悄悄说,小王心里有人了,我赌他hold的住。

“王医生,还有一个病人就可以下班啦。”护士柳非怀抱器材,路过王杰希办公室时探头说了一句。

“嗯,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柳非笑嘻嘻的走开了。

王杰希摘下眼镜,手中还在整理文献,等着最后一位病人,“咔嗒”一声,抬起头看到的却是乔一帆。

他语气不变,“来了?”

“……杰希哥哥。”

“什么病?”

“杰希哥哥。”

“走吧,去吃杏仁豆腐。”

“好。”

谁都没说什么为什么,连一句“好久不见”都没有,好像只是两个青年人刚下班碰面,哎呀好巧一起吃饭撸串呀。

10.
王杰希托腮看着眼前小口小口吃着杏仁豆腐的乔一帆,忍不住揉了一把乔一帆栗子色的发,以确定这是真的乔一帆。

“没记错的话,我们快十三年不见了哦?”

乔一帆没有抬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只是低低应了一声。

王杰希失笑,说,吃慢点,我还想和你说几句话。

乔一帆还是很乖,顿了一下,把碗推开了,里面还有半碗杏仁豆腐。

王杰希忍不住笑出声,说也别不吃。

他想,这么久没见,快十几年了,他还是喜欢乔一帆。

简直没道理。

乔一帆终于直视王杰希眼睛,尚还未脱稚气的眸子里是认真的意味。

“杰希哥哥,当年妈妈死了,我被爸爸带走了——他说我和妈妈长得很像。”

王杰希想,的确像。

“我想和你告别,爸爸不准,说不要和来路不明的Alpha太亲密了——我和他说你也不是当年对妈妈来说来路不明的Alpha吗。”

王杰希笑,说,说得好。

“后面我就跑啦,说着回来上大学,其实想见你。我觉得我还是喜欢你的。”

乔一帆难得笑眯眯的轻描淡写,但王杰希知道,没那么简单。

不过他什么也没问。

“我也是啊。”

11.
后来王杰希无名指上多了一枚戒指,乔一帆无名指上多了一枚戒指。

茶白色。

——————————END

[彩蛋
*王杰希妈妈后来看到乔一帆后大哭一场,二人手足无措,直到王妈妈知道乔一帆是王杰希的omaga才停哭。
*王杰希被妈妈揍了一顿,理由是一帆瘦了你的锅。
*王杰希为什么要去医院呢?因为一帆身体不太好。
*难道两个人在快要离开的时候真的没见过吗?作者说其实不然。]

——
第一次写abo,感觉就是个摆设(……)
写的很烂,连肉渣渣都没有,但是夏天嘛诶嘿(……)
王杰希和乔一帆的爱情是茶白色,别问我茶白色是什么颜色,脑补脑补。
水到渠成的人都会在一起,他们只是差一个告白。

今天好累。

——————啾

评论(4)
热度(123)
© 况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