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况  

[全职/王乔]蛋奶星星。

*ooc+bug+私设属于我,其他属于原著。
*黏人王x贤惠乔。(大雾)
*无厘头的一发完小蛋糕,没有剧情没有文笔。
*蛋奶星星真的太好吃了,写的时候口水滴答。
*前半段和后半段画风不一样,因为掐了很多。

————————————————喵

“明天早餐想吃什么?”乔一帆从冰柜中拿出两罐不同的果酒对比酒精浓度,脸侧夹着一部手机,询问的声音因为被口罩罩住而有些含糊不清。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半晌,开口却迟疑不决。

“面条?”

“粉?”

“馄饨?”

……

直到当乔一帆终于选定一瓶酒精浓度不高,但味道不错的果酒放入购物车中推走时,王杰希仍旧在电话中纠结。

于是他一边四处搜寻着家中需要补充的零食充实粮仓,一边耐心陪着王杰希纠结,时不时还提出一些建议示意自己有在听——“我记得你不喜欢干面吧?超市只有干面。”“粉的话很麻烦啊,配料要买好多。”“馄饨……你吃速冻的嘛?”

乔一帆体贴的划出利弊一样一样pass掉了王杰希的早餐预备选项。

自王杰希退役后,他们同居许久,在一起又不是一两年,彼此对对方的了解几乎是比对自己的了解还深,更别说是乔一帆这种性子,王杰希的喜好早已摸得门清儿。

“唔…”对方在电话里头沉吟,也没提反对意见,显然之前那几个选项都只是随口。

“豆汁儿喝不喝?我看超市里有卖。”乔一帆看着被挂上[北京特色]的饮料牌子,声音带着笑意问王杰希。

大概是无意间听到了乔一帆说的“豆汁儿”一词太具杀伤力,旁边的老阿姨面色怪异的瞅了一眼将黑色口罩拉到眼下把脸盖的严严实实的年轻人。

乔一帆掩盖着咳了一声,将饮料放入购物车。

王杰希说也成,那就豆汁儿呗,你买完就先回家,我快下班了。

乔一帆答应着去结账,目光无意掠过儿童食品区,所及一个涂抹花花绿绿,上还点缀星星的小盒子,思考着,笑了一下,莫名像只坏心眼的狐狸——背后的尾巴还一甩一甩,从货架上拿下了一盒。

王杰希一进门就挂在了撸猫的乔一帆身上。

“回来啦?”

“累。”

“休息会儿。”

乔一帆拍拍男人有些乱的头发,哭笑不得的说你先让开去换衣服,小鱼干要烧干了,猫挠你哦。

路过的猫配合的一爪挠向王杰希的裤子。

王杰希仗着身高优势一吻落在乔一帆身上,说:“要亲亲。”

乔一帆无奈,只好拖着一个大男人进厨房熬汤,他一边放着调味料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王杰希聊天。

“喻文州前辈今天也去报道了?”

“去了,我隔壁。”皱眉。

“开会没有?”

“没,推迟了。”

这是他们的相处方式,一问一答不会突兀,偶尔的沉默也不会尴尬,相反两人都很享受难得的安谧气氛。

汤在锅里咕嘟咕嘟沸腾,香气在暖黄灯光下飘忽谱曲。

乔一帆将一点盐放入,改成小火才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

“半小时就好了。”

身后人闷闷的嗯了一声,持续挂在乔一帆身上,黏人的不行。

直到乔一帆径直扑在懒人沙发上,王杰希才挂着不太情愿的样子在他身边躺下,把他从沙发里挖出来圈怀里。

“一帆,吻我。”

语毕王杰希就吻了上去,压根儿没给乔一帆主动吻他的机会。

反而此时乔一帆不合时宜的脑海里飞快划过一条弹幕——“别嗦话,吻我。”

缠绵不需要太久,他们只是想交换唾液和用舌头狂甩对方嘴唇以示亲密。[划掉]

……[不可描述]

所以最后汤也没喝成,反而在懒人沙发上打了一炮。

所以最后当乔一帆喘着断断续续问王杰希你不是累吗的时候,王杰希反而说他累啊,可动作不停。

第二天星期六早上王杰希醒的时候,乔一帆已经不见了,自己干干净净躺在床上。

“……”

半刻后王杰希看着餐桌上两碗东西和一张纸条冷漠。

便签纸上端端正正写着——“左边早餐右边午餐,我去找高英杰了,科科。”

他想,是不是昨天太过分了,连乔一帆都会用科科来怼他。

QAQ。

要哭了哦。

再仔细看那两碗东西。

左边据说是早餐的一碗是泡着牛奶的小脆饼,旁边有一个一看年轻好几岁的盒子,盒子上是几个用艺术字体写的大字:蛋奶星星。

视线往下一扫,刺目的紧。

适合八岁以下儿童食用。

算了,哭了。

捧着破碎的心看向另一碗,却是乔一帆熬的汤,冰冰凉,心飞扬。

——————————————END

无厘头。
蛋奶星星就是类似麦片一样的?太好吃了。






评论(22)
热度(134)
© 况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