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况  

[全职/王乔]白月光。(上)

*ooc+bug+私设属于我,其他属于原著。
*模特王x摄影师乔。
*慢热,节奏慢,文风有变,非欢脱非原著向。
*上中下。
*剧情零星文笔很差,斟情阅读。
么么,谢谢你的喜欢。

——————————————————(´-ι_-`)

0.

“咔擦。”

乔一帆半蹲下身专心致志寻找合适的角度,调整镜头半刻,随即仔细聚焦,按下了快门。

旁边拿着镜头盖的助理小姑娘是新来的,刚刚毕业来他的工作室实习,常常扎着一个高马尾,活泼带着明朗的气息。她看着乔一帆拍下最后一组片儿,递上了镜头盖,笑弯一双眸子:“欸,乔哥,拍完这一组我们就下班了呗?”

乔一帆低头查看着刚刚的照片,听到小姑娘的询问及称呼也一乐:“乔哥听着怪社会的…大家可以走啦,明天见。”

助理妹子吐了吐舌头,说,那乔老大我走了,语毕,欢欢快快出了门,招呼着其他人下班,手上拿着手机划拉。

哭笑不得的和姑娘再见,他又抬头对凹了许久造型正在活动放松的模特笑了笑,“辛苦了。”

模特也是个女孩儿,虽是冷艳妆容却笑出羞涩意味,显然是新人才会有的腼腆,她把长发别至耳后,说,小意思,那我也走了?

乔一帆一仰下巴,招了招手,意思是再见。

模特走以后不久,乔一帆发了会呆,才慢吞吞收起设备。

接下来走一段五分钟的路,坐地铁,转三次线,再走三分钟的路,就能回家。

今天的夕阳没有雾霾隐盖,格外好看,半个暗红色入眼,沉沉没在林立高楼。

乔一帆习惯性用手机对准照了一张,不赖的后置摄像头描摹风景。他手上还提着从便利店买的冷面和一盒柠檬茶,手肘处挂着一个摄像包,为了照相又从双肩包里掏出手机,一时有些慌乱,身上挂着重物却还照着角度变法子拍,看上去也挺好笑。

他抿唇,收了手机,袋子换了一只手提,另一只手勒出红印。

这几年他的事业发展如日中天,伴着工作室发展的强势,作为头牌也是唯一摄影的前途自然光明,不多说,圈内人也七七八八是听过乔一帆。

比如他不接他看不过眼的人的片儿,比如他为了修片在影棚里住了三天,愣是修完了一周的量。

倔得很 ,能吃苦得很。

可这一切对他来说,无非是今天和昨天一样,昨天也和前天一样,根本不会变——他不过一直这样。

1.

“老大,王杰希约的片儿你接吗?”

第二天一早乔一帆刚一进门,正牌的助理一号就迎上来递了杯咖啡,问着。

他一愣,接过有点烫手的纸杯。

“王杰希……?有点耳熟……”蹙眉。

助理无力扶额,却还是尽职尽责解释:“模特啊!!这几年巨火的无脸模特啊!!人工作室前两天约我们的片儿,指明了你来,这不上头等着你呢吗。”

王杰希?

“哦——”他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喝下一口咖啡,才说,“想起来了,王杰希——微草的那一位?可是…”

助理打断他:“老大,可别什么可是了 ,一句话,接不?”

“不接……那是不可能的,接了。”乔一帆本想拒绝,却被助理要吃人的目光截成了另一句。

可是给自己的前师哥,还是给看尽自己过去的前暗恋对象拍片儿,有点尴尬啊。

乔一帆腹诽,还想再喝一口咖啡,却已经没有,只有杯底还有一层半溶的咖啡粉。

悄悄舔一口杯壁,苦甜苦甜的。

他把纸杯丢入了垃圾桶。

算了,反正都一样。

都一样嘛。

乔一帆安慰着自己。

2.

接下来的一周内,乔一帆没日没夜的拍片儿修片儿洗片儿,几乎揽了他们部的大半部分活,就差没把“不要命”几个大字贴脸上下降头,谁劝都不好使,到最后工作室里的其他人也随他去了——而这样的状态一直延续到微草工作室的摄影师高英杰的来访。

“叩叩叩。”

没听到回答,门却被人不客气的打开。

乔一帆抬头有些朦胧,满眼都是“今夕是何年”的迷茫,眼睛里布满血丝,下面一圈黑眼圈,除了衣着还整洁,其他都是一副落魄样。

他眯着眼适应突袭的光线,咳嗽了几声,半会儿才认出来者,笑了:“英杰?”

高英杰把他从一堆杂物中扯出,眼神复杂。

“好久不见哦。”

乔一帆好像被灰尘呛到,一副难受的样子边咳边说,还好还好。

他顿了一会儿,又笑,只是多了些复杂的意味。

高英杰看着他这样子,眼尾染上点点怒气,也不知道在气什么:“你在兴欣就这样不管自己啊?”

“哪能呢,这几天忙。”乔一帆嚼着不知从哪掏出来的饼干,含糊不清说。

高英杰被气笑了,但一句“我还不知道你吗”没说出来。两人只是相对沉默。

可后来乔一帆回望他们当时的无言而对,却觉得当时的高英杰眼里不仅仅是对朋友不好好爱惜自己身体的不满关心,占满眸子为数不多的情绪里大半竟是不可说的伤怀——还有一点点闪烁着的开心。

多年后的乔一帆诧异于自己莫名的好记性。

有些东西以前不懂,现在懂了也只能装不懂。

于是还不懂的彼时的乔一帆只打了个哈欠,嘟嚷着,“吃饭没?没吃请你吃火锅。”

他没问高英杰的不请自来。

高英杰颔首,“我还以为你要请我吃醋鱼。”

乔一帆把他推出门拔下卡,喝了口水才说,“不好意思,我想吃火锅。”

“……”

3.

两人大概吃了个半饱,高英杰估摸着时间开了口,问:“你接前辈片没?”

乔一帆闻言手一抖,一片肥牛掉回锅中,看着朋友见状迅速夹起塞入口中,眼里写满了卧槽你谁的怀疑,又在高英杰被烫的龇牙咧嘴的时候笑的幸灾乐祸,像只狐狸。

“接了啊,百害无一利——呸,百利无害嘛。”他咬着吸管答。

高英杰却是投来一个不信的眼神。

“就当做你说的是真的好了。不过你知道为什么前辈突然找你拍片儿呗?”

乔一帆老老实实摇头,“真不知道,虽然我在兴欣还成,但也没到你们那儿头牌来找我拍的地步。哎,你失宠了呀?”

看着对面人听完这句话脸黑了一半,乔一帆干笑着又补充:“那百年好合百年好合。”

高英杰脸全黑了,张嘴想说点什么。

“开玩笑的。”乔一帆低下头戳碗里的鹌鹑蛋,蛋黄参差在饭和红油里,白雾中也看不太清楚神色。

高英杰耐不住开了口,“你和前辈以前——”

“吃菜吃菜。”急急打断,乔一帆掩饰似的扒了几口饭,头埋得更深些。

眼见好友旁边一堆啤酒瓶和失常——乔一帆可不是喜欢乱开玩笑扯话题的人,更不是不懂适可而止的愣头青,高英杰灌下一口果汁,只是笑了笑,继续吃菜。

这顿饭好像吃的很快,出门天色却已经昏黑,乔一帆拒绝了高英杰送他回家的好意,反而问他要不要帮他打车,高英杰自然也是推拒了。

那的夜晚闷热,醉酒后更是迷的大脑眩晕,空气都带上朦胧湿润。

乔一帆要去对面打车,高英杰和他再见后往了另一头走,在迈步子的一瞬间听到背后传来低低的一声。

“英杰,以前就是以前。”

高英杰诧异转回头,映入眸子的却是乔一帆摇摇晃晃的背影。乔一帆是少年身形,那么多年也没有过大变化,与夜色融为一体竟也意外和谐。

他看着看着,鼻有些酸。

我知道以前就是以前,但你知道吗?


————————————————唉。

忙+累,速度慢点。

评论(8)
热度(77)
© 况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