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况  

[全职/王乔]白月光。(中)

设定见上篇。

——————————————啊。
4.
宿醉过后的乔一帆是被空调过足的冷气冻醒的。他从地板爬上床裹在被子里cos饭团,打了个喷嚏,嗅着身上浓郁的火锅味儿和酒气,自己先嫌弃的皱皱眉,然后……又打了个喷嚏。

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醉了还能完完整整回家可刚进门开了个空调就扑街昏睡过去的…

愤愤关了空调,从沙发缝隙中找到手机,因为没开灯的缘故,屏光有些刺眼。

更刺眼的是五个未接电话和[北京时间 11:38]的推送提示。

……

乔一帆面无表情回拨过去,打了个哈欠,还有些睡眼朦胧,眼里的水光便被那边秒接传来的怒吼吓了回去:“乔一帆!!!!乔哥!!!老大!!!!!你终于接电话了你知不知道王杰希是今天来签啊!??人等了你两小时你……”

“您好您好……咳……”

“嘟嘟嘟……”

听着对面助理高昂的音色瞬时便收了声,随即就是一阵心虚的招呼,再然后就是挂断音,傻子都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

他觉得本就痛还着凉的脑袋更痛了。

靠。暗骂一句粗。这什么事儿啊你说。

乔一帆把一头头发挠乱,砸回床,有些愤怒的把高英杰拉黑。

高英杰:???

5.
他匆匆洗了个澡,头发还带着点湿润,赶到公司一看,王杰希却大大方方坐在他的座位上,旁边站的有些局促的是他的助理。

乔一帆想过无数种他和王杰希再见的方式,例如自己挽着女友和他偶遇或者是他挽着女友和自己偶遇啦…

就是没想到醉酒睡过头耽误公事结果耽误对方是王杰希。

刺激。乔一帆苦笑,推门进去了。

显然对于王杰希来说,他的桌子矮了不止半分,两条长腿都有些变扭憋屈的折叠,怪难受的。他半垂下眸刷手机,硬生生把刷手机这种普遍而大众的活动弄出了高雅的味道。

看的乔一帆一愣一愣的。

一旁发呆的助理倒是先察觉到了乔一帆,眼泪都要激动出来了,说:“老大你来了……”

王杰希这才抬起头,挺平静——起码看上去平静的说:“来了。”

乔一帆还没回过神,哦了一声才觉得怎么有种反客为主的意味,但又想到自己把人在这晾了三个多小时,脸有些发烧,开口道:“抱歉久等了…有点私事,要不改天请吃饭赔不是?”

他的目光有些躲闪,尽量用一种做作的语气说的轻巧。

王杰希颔首,“没事,是我来早了。”

乔一帆:“不不不是我起晚了真的很抱歉。”

王杰希:“别太在意。”

乔一帆:“对不起我不该喝酒误工。”

王杰希:“嗯。”

助理:……?

乔一帆:哪里不对劲。

6.
乔一帆有些尴尬的挠挠头,不自在的说,那您定个时间呗。

王杰希笑,吃饭还是拍片儿?

这…吃饭拍片儿都成。乔一帆干笑。

一旁的助理泪流满面打断二人:“先谈正事。”

两人同时看向助理。

助理:“对不起,你们继续。”

王杰希眼里尽是笑意,视线若是有形状,那它描摹的一定是乔一帆。

7.
好一番不正经的折腾,好歹是签订了下个星期拍片儿,尽管王杰希再三强调只是他自己留着的片,不是《荣耀》约的,乔一帆却还是不由自主紧张。

出了门,乔一帆偏头问王杰希,要吃醋鱼吗?

王杰希没点头也没摇头,沉默了半会,直到乔一帆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说:“比起请我吃饭,还不如收留我。”

乔一帆想说点什么,嗓子却像被绑了一根棉线,使得他说不出话来,只得像只鹌鹑似的安静。

王杰希定定看向他的眼睛,笑了一下,嘴角竟抿出一个酒窝:“原本订的酒店因为特殊原因取消了。”

槽点很多,比如王杰希居然没定好酒店就来了杭州,但乔一帆此时满脑子都是——王杰希居然有酒窝。

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醉的像条狗。

下一秒,跃入乔一帆脑海里的居然是这句曾经被他唾弃为非得不得了的句子。

“好…啊。”

“那你带路?”王杰希迈开腿走了几步,接触到炽热的空气停顿了几秒,又返回门内。

“行李呢?”

“一两天,犯不着。”

北京爷们儿都这样么…

乔一帆有些郁闷的边带路边想,忘了自己也是个北京爷们儿。

8.
掏出钥匙开了门,乔一帆侧身让王杰希进去,头一次觉得自己屋又杂又乱,无数次暗搓搓欣喜的手办更是幼稚的不行。

“呃……你先歇着,我做饭。”

王杰希难得露出好奇的样子,“你?”

抱着不能输气势的想法,乔一帆大大方方承认了,换了鞋走向厨房,王杰希惊奇之余,又问了一句:“吃什么?”

“泡面。”人设瞬间崩掉。

“噗。”

“别笑,很好吃的,乔氏泡面!”

“好好…”王杰希似乎是忍不住笑,笑意顺着染上了眼角眉梢,却也很好看。

乔一帆突然想,要是当年他还在微草工作室王杰希能多这样对他笑笑,说不定他……好吧其实也不会怎样,但是心里说不定就好过了点儿啊。

好过了点儿,就不一定会在大冬天傻兮兮一个人解约了跑出来行李都不带一点,一张车票投奔杭州兴欣,抛了以前学的那些,拿起相机,开辟一条自己的路。

那时王杰希还是在他眼里高高在上的微草头牌,自己却只是一个整理杂物的…化妆师。

王杰希瞅着眼前这人开始发呆,双目都有放空的趋势,哭笑不得的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让他回神。

乔一帆还有些茫然的样子,抬头看着眼前王杰希,总觉得过去的王杰希和现在的王杰希有了那么点不同,却又慢慢重合。

真的假的啊。

乔一帆感觉着胸腔里的小鹿一点点开始撞,再联系一下这几天的反常,有些绝望的发现。

放不下就是放不下。

以前不是以前,是过去杀千刀回忆的沉淀。

他完了,又栽倒在一棵名为王杰希的树上。

——————————tbc。

评论(8)
热度(65)
© 况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