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况  

[全职/王乔]白月光。(下)

*高甜结局
*其余设定见前篇

——————————————————

9.

临时的同居生活不同于乔一帆的忐忑想象的差异多多,相反还出乎意料的和谐。

——或者说,是两人的相处模式太过自然。

乔一帆一如既往八点出门去工作室拍商用片儿,五点就准时回来,比上班族的作息还规律——实际上他这个职业相对自由;王杰希虽然不知道在忙什么,却是比他出门更早,回来也更晚一些。

而正是这样的微小作息差异,使得每当乔一帆起床,走到厨房倒水喝时都会看见一杯温温热的蜂蜜水。

每当王杰希回来,都会闻到饭香,看向厨房餐桌上,一份单人份的晚饭。

晚上例行看电视刷手机发呆打游戏。

乔一帆这么多年来是第一次知道王杰希也会打手游,翻微博看段子,和他一样瞅到电视剧扯淡的情节以后傻乐。

于是,以下对话便成了日常。

例如。

“前辈对面这个王昭君草丛里埋我!!啊我死了我的蓝!!!!!”

“没事。蓝现在在我这了。”

往往话音刚落。

王杰希操作的角色就干脆利落击杀了刚刚击杀他的敌方。

乔一帆:…现在双击666还来得及吗…

例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帆你看这个段子太好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前辈你看这个也好好笑。”

第二天乔一帆翻着昨晚存下来准备分享给同事的段子时,却怎么也找不出笑点。

合着只要和王杰希在一起他笑点就负值啊?乔一帆郁闷极。

没出息,真没出息。他将洗干净放在碗里的葡萄塞给王杰希几颗,自己原地坐下,抱着碗一颗颗吃着。

大概心思不在这,他连皮都没吐,不同于果肉清甜,加了皮的葡萄刹时就成了酸涩,刺激的乔一帆五官一瞬间都有些扭曲。他不喜酸,刚想吐出,就听到一旁不知何时借着“拿葡萄”的借口挨得极近的王杰希惊奇,甚至带着一点佩服的感叹。

“你不吐皮不嫌酸啊?”

乔一帆语塞,总不能说是在走神吧,只好囫囵吞下,回了一句。

“我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我吃葡萄都要吐葡萄皮,你为什么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王杰希玩心上来了,莫名还激发了骨子里残存的一点幼稚,轻飘飘怼了一句。

乔一帆不服气的又吞一颗,不出意外的酸的牙疼,含糊不清的说,那我就喜欢吃葡萄不吐葡萄皮…欸你又为什么吃葡萄要吐葡萄皮?

王杰希被戳中了笑点,眼泪都要笑出来了才说,你傻。

乔一帆莫名被说了傻,也不觉着恼,只是脸有些发烧。

喂,乔大摄影师,你这样是不是不太公平?

后来才偶然知道这件事塞一嘴狗粮的方锐愤怒谴责。

但……我真的对王杰希没脾气。

乔一帆有些不好意思,很诚恳的回复。

方锐气晕。

10.

一周时间很快,转眼第二天就是王杰希拍片的日子。

这也意味着,后天王杰希就要走了。

乔一帆把镜头盖盖上,有些颓然的摔在办公桌后的椅子里,莫名…不,就是很怅然若失。

如果这是一场梦的话,时间那么长,够本了。

他习惯性用马克笔在日历上划下一笔,在停笔时,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既然有梦可做,为什么不可以尝试一下——

让它成为现实?

被自己略大胆的想法刺激的发了会呆,再移开笔,墨渍在日历纸上晕开,乔一帆无意识移开的视线没注意到的是,蓝色墨水慢慢成了一个心的形状。

视线飘移落在开着挂上QQ的电脑屏幕上,随机的壁纸刚好换到王杰希前段时间拍的西装广告,照例遮了半边脸,另一边眼帘微垂,睫毛被画成了灰白,眼角下被化妆师点了一点泪痣。

手套包裹住的五指轻扯纯黑领带,扣上最上一颗扣子的领口却不动半分。

隐隐可以窥见修身外套勾勒出的腰线。

……

乔一帆你够了啊…?

但这样的王杰希…真的很…

他绞尽脑汁想要从词汇库中找出一个形容词来为王杰希的好身材定位,最后却是一个近几年转型摄影师后快被他用烂的大众词。

“好看。”

11.

怀揣着不该有的少女心事,乔一帆手上拎着一份干炒牛河和一碗抄手,慢吞吞的从包中掏钥匙预备开门。可不经意一低头,就看见了家门前台阶上一个用浅橘色缎带仔细包装好的提拉米苏。





“啊,我喜欢橘色,但要淡一些才好。”

“为什么?”

“平平淡淡才是真……?”

“……噗。”

“你别笑啊??”




拾起小盒子,心中奇怪感觉更甚,开了门,映入乔一帆眼帘的不是与往常一样的光景,而是一小条用不二家糖果、柠檬茶铺开来长长一条的小路,一直延伸进阳台。



“零食?问这个干什么?”

“刚好想到。”

“呃,不二家的糖?我喜欢巧克力味儿的,你别笑我啊——还有柠檬茶我也挺喜欢。”




仿若数个有着翅膀的仙子吹着小喇叭滴滴哔的在心房里哄闹,将酿的酒浇灌在心尖尖,酥麻蔓延至各个感官。

乔一帆有一种预感。

他没有急着去探索小路的尽头,反而是细细回想起来了这几天的王杰希。

知道他有早起喝水习惯,每天起早帮他准备蜂蜜水的王杰希。

在他靠太近,会有些不自在的错开视线的王杰希。

对他说“不如收留我”时的王杰希,眸子里不是笃定他会同意的自信,也有不安,生怕被拒绝。

突如其来的,这样的,从未展现过的,要求他帮他照一组相片的王杰希。

乔一帆猛然想起以前与高英杰的笑闹。



“要是我以后有了喜欢的人,就专门替TA拍一组片儿。”




……

他是不是傻?

乔一帆懊恼的想。

12.

充斥着称为喜悦的情绪近乎是奔走几步跨向阳台,拉开阳台门,被盆栽遮掩的藤椅上坐着安安静静的王杰希。

他面前是一张纸,一只纸盒里的猫。

纸是复印件,白纸黑字的写着租房合同,租的房子恰是乔一帆隔壁。

猫是黑底白袜猫,乔一帆最喜欢的色系。





“我以后想养猫。”

“好啊。”






乔一帆定定看向王杰希,才觉那人不知何时笑的温和却粲然。

似乎是料到想问什么,王杰希一字一句认认真真说。

“我喜欢你。”

猫也很配合的举起一只爪喵了一声,乔一帆这才注意到脖箭吊牌上刻着几个字。

“他的猫也喜欢你。”

————————————end。

心动了嘛。

没有。(突然沮丧)

@三七诈 抱歉晚了两分钟。(QAQ)

评论(9)
热度(95)
© 况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