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况  

[全职/王乔]那夜的风。

*差错都属于我。
*群里的关键词:1.星星/2.倏忽而至的风。
*不知道算不算甜饼,he,很短小。

晚安。

————————————————————

“前辈你不回去吗?”

乔一帆咬着一根烟,也不点燃,只是咬着。他整个人几乎挂在栏杆上,眼看摇摇欲坠,又稳了身形,抬头看夜里明亮的星。

背后的人没应声,只听得藤椅吱呀吱呀,还有远处蝉的鸣叫。

可能是醉了。乔一帆轻叹,手撑着下巴,似是有点困倦了,头一点一点。

乔一帆忘了自己也在刚才的聚会上喝了不少,大家退役后见得不多,难得在一起,一群三十几的人也玩的很开。





“老王女朋友有没?”

忘了是谁随口一句调笑,乔一帆和王杰希刚好一桌,闻言也笑着看向王杰希,却刚好视线撞了个全,王杰希大方颔首。

他倒是有些慌乱,咽下口中果酒,急急忙忙笑了个弧度。

推掉了旁边人递过来的又一杯鸡尾酒,乔一帆深一脚浅一脚的向阳台晃悠悠过去。

只是没想到才醒酒吹风了半刻,身后就有人拉开了阳台门,然后坐在藤椅上一下一下摇,不说话。

他回头一看,是王杰希。




这么多年,这么多天,这么多秒。

他怎么忍,又如何忍。





耳机里恰好随机播到一首慢歌。

“街灯一盏一盏苏醒

怀念一站站来临

旧的我 停一停。”

轻哼着不成调的调子,乔一帆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想哭的冲动。

这个年龄的确该找老婆了,你看刘小别前辈去年都已经结婚,英杰也在恋爱,对象是个贤惠温婉的姑娘。

那乔一帆,你这么对自己说,是在找什么能让你不那么难受的理由吗?

乔一帆问自己。

得到的似乎是肯定的答复。




喜欢这种无规律的事,怎么控制啊?谁能教教他?






夜色浓稠,隐隐可以窥见灯火阑珊,玻璃窗映上其他人笑闹,反衬这边沉默发酵。郊区的星星似乎都是触手可及,总会忘掉实际上隔了那么远。不知名的鸟扑扇翅膀落在树梢,脑袋埋在翅羽里梳理羽毛,半晌歪着头看向把烟都快咬烂的乔一帆,不解似的叫了一两声,又飞离了。

“听晚风还新

时光却匆匆老去

洒水车路过

冲洗城市的记忆”





等到乔一帆终于快在温吞的风中睡着,王杰希才从藤椅上下来踱步到他旁边,无比自然的从他耳边取下一个耳机塞耳里——王杰希虽然比乔一帆高一个头的样子,这样也不突兀。

乔一帆一个激灵,睡意瞬间烟消云散,嘴里的烟也不知不觉被王杰希丢进了垃圾桶。

王杰希皱眉听了半刻,又把耳机摘下帮乔一帆挂在领口,顺带着将他另外一个耳机摘下,才说:“[相爱恨早]?”

他诧异于王杰希居然听过,便问了:“前辈听过?”

“是。”




两人又不说话了。

夏夜的风跳跃过手臂,发梢,捎走半分闷热。




乔一帆眯着眼睛享受这阵风,全然没有注意到身旁看着他的王杰希。

眼里是无奈的欢喜。

聊天吗。王杰希问。

好啊。乔一帆答。



“一帆,有喜欢的人吗?”魔术师一开口就扔了个雷。

乔一帆挺纠结的,酒醒的差不多,反而想怎么应付想的脑仁疼。

见他未答话,王杰希也意识到自己的突兀,说不上失望,只是耸了耸肩。

“我有了。”

是吗那真的很棒哦congratulation?

乔一帆郁闷的想。

“那是个怎样的人啊……能得到前辈的喜欢,很幸运。”

这倒是大实话。




“他啊。”王杰希说话的声音似乎都带上了笑意,“长的很干净,人也很温柔,声音清清亮亮,我很喜欢。”

垂着眼的时候睫毛特别长,对小孩子特别耐心,最喜欢的饮品是矿泉水。

是我喜欢的样子。



顿了顿,王杰希又说,只是带上了一种笃定:“他叫乔一帆。”

他叫乔一帆。

“一帆,我觉得我们之间还不算晚,能给我一个机会么?”



风骤然大了起来,以及乔一帆刹那瞪大的眼睛。

“我只是在想,一辈子就一次,错过了也挺没意思,大老爷们儿有什么都得说,憋着憋着也都会变质,何必矫情。”




乔一帆听着王杰希平平淡淡的讲,突然想起不知从哪里看到过的一句话。

当两个相互喜欢的人通心意时,月老会随着风来系上一根红线。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伴着那倏忽而至的风响起。





“好。”




————————END

评论(16)
热度(81)
© 况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