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况  

[全职/王乔]恰恰好。

*ooc+bug+私设属于我,其他属于原著。
*文笔散淡剧情很乱,预警(……)
*今天依旧是群内关键词:1.猫/2.项圈铃铛。
*一发完的图爽甜饼。

晚安。

跟我念——况同学要努力变强!

————————————————go!

0.

王杰希抿下一口冰可乐,眯着眼颇带趣味的看面前的乔一帆。

乔一帆刚刚洗完澡,身上松松垮垮套着他的浴袍,锁骨和小腿脚踝露出的恰到好处,被滴落水珠渲染出的水汽衬的很白皙。他背后是出浴来不及关掉的暖黄浴光,水汽在宽大的空调房里伴着他染了一小方朦胧。

一颗水珠顺着乔一帆发梢滚落至脖颈,在锁骨画了半弧,滴入宽大白色领口消失不见。

绝对纯真,绝对色情。

看着半低下头随意擦拭头发的乔一帆,王杰希按捺下情欲,这么想。

摘下眼镜准备揉揉已经疲惫的眼睛,却被一双手拦住:“说了别揉眼睛,你不怕皱纹?”

大老爷们儿么。

不过他还是听话的拿开了已经伸在眼边的手,转而一吻落在乔一帆手心,选择性无视了电脑还在播放的电影,抬眼看向乔一帆那双细看下来偏棕栗色的眸子,眼里似带笑意。

“我有一个提议。”

站起身打了个哈欠,王杰希一只手已经揽上乔一帆腰,半搂半带着走向特地买的大床。

乔一帆挺纵容他的,只是微微颔首,看样子是同意了。

“夜还那么长,不如来一发?”

语毕,他已经吻上乔一帆的唇,两个人在松软被褥中陷出一轮轮波纹。


1.

一场性爱的欢愉总是如潮水一样褪去的很快,除了觉得腰部还有些不适,乔一帆基本已经清醒。

他靠在枕头上小心翼翼的调整角度朝向窗口,看窗外看的很认真。有时候会觉得性爱后的夜晚夜色总是很浓,看不见一点月光,除了远处的灯火如豆,好像一切都和黑暗为伴。

两人已经洗过澡,空气中是淡淡漂浮的惯用的沐浴露和花露水干净气味儿——王杰希讨厌被蚊子咬。

今天分外敏感,也许是被消毒水味道刺激了一天,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多的是心里难得的脆弱。

他用手臂掩住眼睛,竟然难得的想哭。

旁边睡眠浅的王杰希被他这一番动作弄醒了,迷迷茫茫半坐起身,手指在乔一帆手背上画着圈。

“怎么了?”

乔一帆拿开手,露出一双隐隐泛红的眼睛,看着天花板:“以后不联系了吧。”

如果喜欢上了不能拥有,还是别联系了吧。

2.

“乔医生,还有一位病人就可以下班了。”

小护士从门口探一个脑袋悄悄的和乔一帆讲。

乔一帆含笑点点头,手上随意翻动着病历,直到听到门开了又关上的声音,才挂上官方微笑抬起头:“名字?”

男人:“王杰希。”

乔一帆惊奇的看着他怀中的猫盒子和怏怏趴着的猫,“猫随您姓呐?”

对方沉默了几秒,挤出来一句话:“我叫王杰希,猫叫杰希卡。”

“……喔。”

乔一帆掩下尴尬,清了清嗓子,才继续说道:“猫是有什么哪里的不适吗?”

王杰希刚想从盒子里抱出猫,就被乔一帆急急忙忙摆着手制止了:“欸你别介,猫不舒服,你告诉我就成了。”

“就是……吃不下东西,还老是提不起劲。”

乔一帆一推眼镜:“没食欲?”

王杰希看着一瞬间已经从大男孩模样变成严肃医生的乔一帆,失笑,点点头。

“最近可能是太热了,你可以煮点绿豆汤,少吃油腻,吃点胡萝卜……”

他扯过一张纸在上面刷刷写着注意事项,半晌递给王杰希,似乎是满意自己的速度,说话的尾音都带上了一点活力:“实在不行的话下次带她来复诊,我开点药,不过最好没有下一次。”

王杰希一歪头拿出一张卡片,随手用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给乔一帆:“我的名片。”

他下意识接了。

看了以后然后才反应过来:“欸?”

他抬眼看向王杰希似笑非笑的眸子,不知道为什么脸有点发烫。

卡片上除了名字号码,赫然还有一行写的极好的草字。

——乔医生,有兴趣喝一杯吗。

3.

至于两个人是如何从一杯酒开始接吻然后滚到床上,大概只是双方心照不宣罢了。

炮友关系。

只走肾,不走心,你别忘了啊乔医生。事后王杰希将乔一帆搂在怀里说。

你也一样。乔一帆褪去了白天严谨的一面,此时懒懒的趴在枕头上。

王杰希看着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似的脸上只差写着“无所谓”三个字的乔一帆,忍不住笑了一声。

笑什么?

乔一帆挑眉问他,不知这个动作落在王杰希眼里多了些别的味道。

笑我们是一类人。

乔一帆不说话了,他闭着眼睛想,看上去而已。

4.

“为什么?”

王杰希觉得喉咙像是被哽住,心下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只是揉拿着不知名的疼。

乔一帆想了想,说:“该找女朋友了。”

你。

那一瞬间王杰希的怒气几乎将他自己淹没,接连而来的疑问在他的脑海里炸开。

可下一秒他就泄了气势——因为他想起,这场关系本来就是可以说断就断,他自己本人更是表态过走心不走肾,又怎么能要求乔一帆走心?若不是两人纠缠不清,怎会延续两年之久。

听着乔一帆轻咳几声,王杰希犹豫了一下,还是帮他将被子拉上去了半分。

“睡吧。”

乔一帆似乎已经疲倦,很快就沉沉睡去,呼吸声平稳起伏。被吵醒的王杰希反而睡不着了,又怕碾转反侧吵醒乔一帆,只好睁大眼数绵羊,努力在异常清醒的脑海里拽出一把稀疏睡意,最后的结果显然并不理想。

一帆,二帆,三帆,四帆……等等?

王杰希你在干什么??

他被自己的脑洞惊了。

5.

次日晨,王杰希抱着枕头顶了一头乱发托腮坐在床边,看着乔一帆把衬衫扣子一粒一粒扣上。

“要我送你吗?”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扣上脖颈处最后一粒的时候一顿,似是纠结了要不要扣上,最后还是放下了手拿起手机划拉几下翻到通讯录。

“别忘了我也是北京的,再说了,医院和你公司不顺路,我自己去就好。”

“那……”

乔一帆好像是打通了谁的电话,一边应答着一边对着王杰希招招手,示意再见。

咔嗒。

门关上。

一室沉寂。

杰希卡从猫架上跳下来,蹭着王杰希的裤腿。

王杰希面无表情的将杰希卡抱起来与她平视:“杰希卡,你说他这叫不叫始乱终弃。”

杰希卡喵了一声,是是是。

“他过不过分?”

喵喵喵。

杰希卡终于不耐主人的幼稚控诉,从他怀中轻巧跃至地板,径直走向水源处处舌头一卷一卷的喝水。

王杰希蹲在杰希卡旁边百无聊赖给她顺毛,无意间却瞅见卡通粉橙水杯下压着一张纸条。

上面赫然模仿着他惯用的字体写着一行字。

——一别两宽也许会各生欢喜,彼此耽误还是不好,以后要幸福才行。

乔一帆话不多,往往都是带着温柔笑意与他相处,两人都不是话痨或是特别善于言谈的人,沉默是常有的,唯一可以庆幸的也许就是沉默恰到好处。

在一起,或许说是相伴两年多,王杰希也算看透了乔一帆的性子,看上去严肃带着点适合相处的温柔,实际上也是个有点儿腹黑的大男孩。

比如有时候会在他准备吻上去的时候轻飘飘来一句:“别闹,今天打了疫苗。”

“疫苗和这个有什么关系?”王杰希不满。

那厢乔一帆笑弯了一双眼,毫不掩饰眼里的狡黠。

“那,打疫苗了不能行房事。”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种操作?”

“乔医生告诉你——这是新操作!”

乔一帆自顾自笑成一团,不知道是不是被无语凝噎的王杰希被戳中了什么笑点,眼角都渗出泪水。

怎么又想起乔一帆了……………………

王杰希痛苦的蹲下身抱头装死。

6.

高英杰在电话那头问:“所以——你终于决定和你的那位,呃,暗恋对象分了?”

乔一帆从兜里掏出地铁卡过站,嘴里含着一颗润喉糖含糊不清的答:“没有呀。”

“那你干嘛跟他说断了联系?”

“夜来非……”

“……你……”

他话还没说完,乔一帆就利落打断了他:“虽然是夜来非……不过我们之间如果真的想要走下去,就不能再只是这种关系,这是个锲机,现在只能看他啦。”

“……”高英杰甚至能听到乔一帆那边走路时呼呼的风声,可是却一句话都不再想讲,纠结了片刻,才开口。

“你今天请假了?我看主任没记你来着。”

“嗯,这段时间有点累。”

随意又聊了几句便收了线,乔一帆将吸管插进从贩卖机里买的柠檬茶里,吸了一口,一不小心就被酸的呲牙咧嘴,才想起这是王杰希喜欢的,他喜欢更甜一点的。

怎么又是王杰希……………………

乔一帆无奈的将在他口里酸的要死的柠檬茶倒入垃圾桶,抬头看着自家家门想。

7.

在纠结中时间消磨的很慢,回过神来却已经下午。光明正大逃班的王杰希盘腿坐在家中地板上,看似专心致志实则分神瞅手机一片黑屏幕的撸猫。

主子似乎是察觉到分心,不满的喵喵叫了几声。

王杰希方才如梦初醒。

然后他又将猫举起,看杰希卡两只蓝色眸子无比认真说道:“杰希卡。”

喵。

“你有没有不舒服?”

喵喵喵??

“你果然不舒服了,好姑娘,我带你去找医生。”

喵喵咪??

愉快的和杰希卡达成共识,将猫轻轻哄着放进了猫盒子,就在准备出门时,王杰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阵翻箱倒柜翻出两件物事。

他拿在手里,静静端详。

还记得某一次来他家的时候乔一帆曾经幸福的撸着猫说过,小动物里最喜欢猫。

特别是猫耳朵,多可爱。

王杰希想,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8.

又翻过手中一页书,乔一帆饶有兴致的吃了一口自己烤的点心,被甜味儿刺激的幸福的眯眼,看了看还是一片黑的手机屏幕,表情又迅速恢复了面无表情。

他心下没底,沉甸甸却没个着落,只是凭着一厢情愿的孤勇向前走,若是走岔了,也没有办法。

要是走对了……乔一帆想着,门铃突然响起。

应该是外卖到了?

抱着说不上是失望的念头,乔一帆合上手中的书小跑着去开了门。

刚一开门,就被一人一猫一上一下扑倒。

天旋地转中,他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还好在家里铺了地毯。

9.

乔一帆被砸的晕乎乎的,一抬眼,就忍不住低低笑了出声。

双手撑在他耳侧,本人又离他不过十几厘米的王杰希,头上赫然有一对猫耳,脖颈还细细系了一条项圈状的项链,还恶趣味的被挂了一个金色的小铃铛。

他刚想说什么调剂一下升温太快的气氛,张口还未出声,就被王杰希抢了先。

王杰希虽是羞耻打扮,却还强撑着平淡脸色,像是把笃定揉碎加在了一字一句的话语里:“乔一帆,我觉得我不仅走肾,还走心了。”

乔一帆轻叹。

“那……”

王杰希回想了一下平常杰希卡犯错后的模样,努力变扭做出委屈的样子垂下眼:“我想和你在一起,不想只走肾了。”

两人对视了几秒,都默契的没有再说话,而是直接吻了上去。

半晌,乔一帆有些气喘的推开王杰希,“行了,戴了猫耳朵就把自己当猫可不好哦。”

没想到王杰希一歪头理直气壮:“你不是喜欢猫?”

我喜欢猫,但还是比较喜欢你。

乔一帆轻踮脚将他的猫耳朵摘下。














眼看又要亲吻,而显然只要吻上就一发不可收拾,没关上的门外突然幽幽传出一句。















“那个……我看你们快结束了……您的美团外卖到了……请签收……”












王杰希:……

乔一帆:……

————————————END

可能会有番外w

九月快乐呀大家,一切都要加油。

最近很忙。(叹

评论(21)
热度(137)
© 况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