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况  

[全职/王乔]你要幸福。

*第三人称视角。
*私设王乔已经在一起。
*某方面的HE。
*喜欢一个人,就是要让他幸福呀。

祝王杰希和乔一帆永远幸福。

————————————

“我的恋人是怎么样的人……?”乔一帆手指轻敲着桌面,另一只手随意托着下巴,语气轻快的重复我的问话,似是想起了什么,眼里流淌着笑意。

我犹豫了一下,递过去一块蛋糕,果不其然收获了一声带着惊喜的“谢谢”,方才说:“因为……自己也有喜欢的人,但不能确定他能不能接受我,很苦恼,就……”

乔一帆笑眯眯的听我语无伦次的倾诉,直到我喝口水的间隙,才舔去勺子上最后一点粉红色的奶油,认真真的思考了半会儿,“如果什么事情都要瞻前顾后,那真的会很难过。”

“难过?”

“啊,就是会很难过。”他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的抿出酒窝,“每天都会小心翼翼的患得患失,生怕听到喜欢的人已经有了新恋情,想着一发狠告个白,却看到他的脸就怂了,然后就继续小心翼翼的…”

我斟酌着说:“患得患失?”

“bingo!就是这样。”他像在哄一个小孩子似的——好吧,在他眼里我的确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

没等我接话,他喝了口奶茶(他似乎很喜欢甜食),含糊不清的念,“以前有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前辈对我说凡事都要拿出勇气,毕竟结局值得冒险,现在想来真的很对,我用勇气换来的未必都和我心意,但却没有遗憾,想必也是个很好的结局。”

乔一帆是北京人,话一说得快,平常听不出来的京味儿就会从一些句子的末尾悄悄溜出来,有些怪,却也很好听。

半晌总觉得哪里不对,又回头理了一遍思路,我才悲愤的控诉:“前辈太坏了!又扯开了话题!”

明明刚才还在问前辈的恋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太坏了!

哪想,乔一帆笑的见牙不见眼,毫不掩饰眼里的快活和狡黠:“太年轻了啊哈哈哈。”

看我一阵无语,他才收了笑擦着眼角渗出的泪水,“我的恋人……我的恋人是个很好的人啊,特别好。”

“特别好是有多好?”

“就是……好到让你只能用好这个词去囊括他,其他的词总觉得不能完全表达他呢。”

说起深爱的恋人,乔一帆似乎带上了温柔的情愫。

我有些,不,是很羡慕这样的乔一帆。

有自己深爱与深爱自己的恋人,连说起都会带上幸福,喜悦欢快跳上眉梢,整个人都是愉悦的样子,毫不怀疑自己可以和恋人携手同行,一直到最后。

于是我没有再询问,因为已经找到了答案。

我们相谈甚欢,刚想请乔一帆吃晚饭以表谢意,就被他一个电话抢先。

他抱歉的冲我笑笑,接起电话。

“我快回来啦,在和一个小朋友聊天呢。”

“嗯?不用来接我,我自己回来就好,可以给你带可乐蛋糕喔。”

“好好好我会小心,你在家等我……”

等他收了线,我咽下了那个还未说出口的邀约,转而换上了刻意八卦的鬼鬼的笑:“一帆前辈快回家吧,别让恋人等急啦。”

乔一帆忍不住笑着单指敲上我的额头,赏给我一个栗子,笑骂了一句:“欸,你这小鬼,——那我先走了,钱我已经付了,一会你吃完蛋糕直接走就好,和你聊天很开心,下次见!”说完,他还眨了眨眼,完全不像一个已经快三十的男人。

什么时候结的账……?

我愕然,还未问出口,乔一帆已经走出了店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一点点吃掉已经快化掉的冰淇淋蛋糕,放在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掏出来一看,是乔一帆的短信。

看完,我忍不住笑了一声。

这么大的人啦,还是这样。

披上外套出门,我眯着眼看向乔一帆匆匆离去的方向,似乎看见他和那位我从未谋面的恋人亲亲热热,不顾旁人眼光挽着手的背影。

落日的余晖还是有些刺眼,不过光线很温吞,我突然便有些困,打了个哈欠。

擦去眼角不知何时流出的泪水。

我想。

喜欢一个人最好的方式,果然还是看他幸福就好。

那乔一帆,你要幸福,永远幸福。




还未锁上的屏幕赫然显示着乔一帆发来的短信。




[要拿出勇气来!加油呀!我支持你的——PS:要幸福开心!!]






乔一帆,虽然我喜欢你。




————————————END

幸福是多么一个俗气又美好的词啊。
突然很想我爷爷,希望他能幸福。

评论(6)
热度(57)
© 况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