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况  

[王了个乔/18:00]图谋不轨。

*皮卡乔!吃垮王大眼!/18:00场合/主题词:布丁or果冻。

*给一帆的第一个生贺,笔芯予他。

*ooc+bug+差错皆属于我,其他属于原著。


嘿宝贝儿,生日快乐。


————————————budingx


1.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精灵王国。精灵王国有一个女王,她爱上了一个普通人,然后幸福的在一起啦。为了纪念,普通人给她做了好多好多布丁,女王开心极了,在每一个布丁里都下了魔法——当其他人吃掉后,就会无条件获得一个精灵的愿望——”


王家弟弟真诚的感叹:“真扯淡啊。”


王杰希不恼,反而低低的笑了一声,好像想起了什么愉快的事,说着:“的确。”


顿了顿,又补上一句。


“但更扯淡的是,是真的。”


2.


夏季模糊了形状,仿若孩童笑闹的声音充盈在阳光稍稍炽烈的37°午后,空气中满满洋溢着新鲜瓜果的清甜味道揉和着水汽蒸腾上半空,逗得云朵漫无目的游走。掠过的风撩起姑娘裙角,吧嗒吧嗒甩着尾巴跑过去的狗子嗷嗷小声叫。


王杰希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新配的无框一直在往下滑,让他分外难受——索性摘下别在领口。


对于一个能休假宁愿宅在家的巨蟹座,外出购物填补未来几个月的粮仓委实为难了些。感受到后背的汗将白色体恤浸染,洁癖前期的他周身气压更低。王杰希眯着眼睛看向被树荫遮挡投下的细碎光斑,浮尘如游鱼游弋其中——工作日的午后街上人很少,基本没有傻瓜会愿意出一身热汗——除了他。他颇为郁闷的在心里职责做出这个愚蠢决定的一个小时前兴致勃勃的王杰希,抬起手胡乱擦了一把汗水。


脑里不知怎么播放到了[young for you]的BGM。


王杰希漫无边际的想,吹了个不大响的口哨,然后很具有乐观主义的被自己逗笑。


慢吞吞挪回家便以不与在外相符的活动速度急急冲了个澡,他换下一身外出的衣服,整个人蜕变成了无害的慵懒样子,像只猫似的缩在宜家的懒人沙发里,认认真真刷手机。


时不时刷到一个好笑的冷笑话段子,他闷闷的笑。


空调二十三度,足以让一个人的毛孔张开到最舒服的状态,也足以满足一个不大喜热的人。


王杰希迷迷糊糊的再三确认接下来的工作已经全然交给医院的后辈,才安安心心关掉手机陷入甜睡乡,全然未注意到手边桌台上随意堆放着吃尽的一个布丁空盒子慢慢流溢出不符合一个塑料盒子应有的光圈儿,最后一个个粒子聚集描摹出一个小人的身影轮廓。


3.


不知睡了多久,直到空调的温度已经太低将王杰希冻醒。


也许是懒人沙发过于松软的缘故,王杰希还未睁开眼睛便被浑身的酸软刺激的直皱眉,嘟囔了一声翻过身,脸埋在棉被里装死。


“那个...你好呀。"还是个少年音的家伙。


王杰希垂死病中惊坐起,嗷呜一声,又因为身体的酸痛软绵绵倒了下去...


这是梦。混沌中,他拾起被击碎的尝试三观安抚着自己。


那个家伙却全然未察觉王杰希浑身散发着便当气息的样子,好像还用手掌按了按自己不安分翘立的头发,带着点抱歉和新奇,“你怎么啦?不是醒了吗?是不是太冷啦我去帮你调节一下温度?”


紧接着,他就明白了所谓的“调节温度”就是一小团温暖的软物窝在了自己的脖颈,调整角度找了一个舒适的地方,又问道:“这样还冷吗?”


...


忍无可忍。


王杰希的起床气化作无名火腾起,支撑着他一鼓作气从沙发里撑起上半身,而伴随着锁骨处的小玩意惊叫一声,视野猝不及防闯入遥遥洒进落地窗的余辉灿烂。


眼睛一瞎,手臂一软,“扑”的一声,他第二次栽了进去。


耳朵里是旁边人听得出来很努力在憋笑,他想,他再也不要离开这个沙发了,谢谢。


你当一米八不要面子的啊?


3.


“所以……你是布丁精?”王杰希嘴里含着含片,坐在沙发旁,含糊不清的没好气说道。


正襟危坐的小精灵闻言一抖,大声回答:“是!我叫乔一帆!”


为什么精灵还有这么正经的名字?难道不都是彼〇潘、X卡、仙女酵母……


他面无表情的在心里吐槽。


哪想乔一帆愣了一愣,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这是女王sama抽的字啦,用人族语言是这么读。”无视掉王杰希有些颜艺的崩坏,他又想着想着补充了一句:“仙女酵母前辈不是精灵呀?”


“欸不是,你能看到我在想什么?”


乔一帆疑惑的歪了歪头:“是呀。”


“可以关掉?”


“咦?为什么?”


“……”王杰希看向他,深深凝视。


乔一帆回看向他,深深凝视。


……


一时间,山无棱,天地合。


……


“好啦,关了就是。”乔一帆双目放空了一会儿,颇为无奈的笑了。


搞得好像他是无理取闹的小孩子一样啊!!!这是ooc吗导演!!!


王杰希疲惫的揉揉眉心,对一觉醒来世界观濒临崩塌的现实有些接受无能,猛然想起来之前挂在衣领的那副眼镜不知所踪——可能是在楼下丢垃圾的时候掉到垃圾堆里了——他看着眼前坐得端端正正的、一双眼睛很安分的不到处乱看的小精灵,在心里叹了口气。


也许今天风水不太好。


4.


等王杰希终于弄明白前因后果,北京时间已经快要十一点,讲个不停的小精灵已经有些昏昏欲睡,头一点一点,看上去很是可怜,衬的王杰希像个压榨童工的包工头。


简单来说。


就是一个“布丁里面有契约只要吃掉布丁就可以召唤一个小精灵”的故事。


“我说...”王杰希伸出手指戳了戳乔一帆的额头,语气复杂,“所以你为什么怎么也不说召唤以后做些什么呢?”


乔一帆红了脸,支支吾吾的,头摇成熊孩子手里的拨浪鼓,就是不说。


他突然失了兴致,索性穿上外套对乔一帆颔首示意:“不说就不说吧。你饿不饿?我们出去吃夜宵。”


下午四五点回家大睡一觉,醒来快八点,又来来回回折腾到深夜,就算是没有发现乔一帆的存在王杰希也会出去觅食——他摸着自己的肚子,眼皮一跳,五脏庙果然已经不满很久。


乔一帆眼睛亮晶晶的,按着王杰希的指示七手八脚爬上他的肩头,手牢牢抓住运动外套的帽子,点点头。


王杰希没有注意的是,乔一帆小小胸膛里扑闪着的光。


坐在楼下大排档里,面容淳朴的老板娘显然熟识王杰希,招呼了一声“老几样哪”,见王杰希点头,扭着随着中年日渐丰盈的腰笑眯眯进了厨房。王杰希仿若没有看到油腻的桌椅和一旁赤膊拼酒的大汉,拉开椅子坐了,嘴里含着刚刚买的柠檬茶的吸管,抬头看悬挂在墙壁上的电视,里面播放着湖南台黄金档的电视剧。


乔一帆躲在王杰希帽子里,瑟瑟的问。


“为什么要来这里啊...很脏。”


他看不见王杰希的脸,却感觉对方似乎是笑了。


“很近...而且,”王杰希从老板娘手里接过热腾腾的粥和虾饺,掰开一双一次性筷子仔细剔除木刺,“味道不错,你要不要尝尝?”


未必是真心实意的邀请,不过乔一帆高高兴兴应下,悉悉索索跳到王杰希手边,就这他的筷子咬了一口虾饺。


好好吃。


乔一帆愣了,随即亮晶晶的眼睛看向王杰希。


王杰希没好气的笑,指尖弹了一下乔一帆的额头:“吃呗,我还跟你这个小家伙抢不成。”


“八四,五九四教的糙猴次..."乔一帆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的说。


王杰希理解了好久,才明白丫说的是“不是,我就是觉得超好吃。”


5.



从此,王杰希和乔一帆就过上了没羞没躁的同居生活。


他还是不懂召唤精灵的意图,但下意识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也不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王杰希上班,乔一帆躲在白大褂里看王医生治病人。


王杰希吃饭,乔一帆趁其他人不注意就吧唧吧唧几口王杰希的饭。


王杰希散步,乔一帆扑闪扑闪翅膀在他身边跟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王杰希洗澡,乔一帆...咳,乔一帆被他赶出去。


总而言之,两人迅速过出了老夫老妻的气场。


而这样的气场一直到——



6.



那一天王杰希出门买东西,看乔一帆还在睡便没喊他,没想到回来后,还在客厅就听到乔一帆和另一个声音的交谈。


“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乔一帆的声音。


另一个有点颓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反正,时间还有两天,你再不履行契约女王会惩罚的。”


“但是万一...”


“那有什么万一啊?你喜欢那个人类就不惜把自己代替另一个小精灵进了这个布丁盒子,还委托高英杰帮你送到这个人类的手里...”


王杰希猛然想起,那盒布丁的确是医院里的一个后辈给他的...


等回过神来,那个声音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乔一帆一脸惊恐仿佛抓奸现场的表情。


7.


“你不打算解释一下?”王杰希冷若冰霜。


“你听我说,杰希,事情不是这样哒!!我爱的是你啊!!”乔一帆梨花带雨。


....好了不是这样。


王杰希抱臂坐在沙发上,脸色不太好,连带着语气也冷了几分:“他说的契约是怎么回事?”


乔一帆乖乖的士下座:“他乱说的。”


“嗯?”王杰希眯眼,一挑眉。


“对不起我说我都说,事情是这样的。因为我...你,所以就想来你的身边。至于,至于契约,就是说精灵只要来到心甘情愿付出的人类身边,就会帮他实现一个愿望——但我太喜欢你,就想一直留在你身边,想拖着最后几天再告诉你...”乔一帆被吓到了。


“哦。所以,那个可疑的停顿就是‘喜欢’?”


想着丢脸干脆全部丢掉,乔一帆心如死灰的点头。


王杰希置若罔顾,继续问:“女王的惩罚是什么?”


“也不是什么惩罚啦...就是会罚在她身边服侍几日,吃新鲜狗粮而已...”


“....”一时间除了无语居然不知道还能吐槽什么。


8.


王杰希想,乔一帆真是蠢得可以,他像是会和一个可疑人物同居的人吗。


图谋不轨什么的,不是精灵界的特权啊。



9.


于是他干脆凑近了乔一帆,问:“你可以变大一点么?就像和我一样。”


乔一帆不疑有他乖乖变成正常成年人的体型,“怎么啦?”


“我想看看你眉眼的样子。”


乔一帆噗嗤一声笑了,眼睛弯成月牙。


“骗人,我明明看到你是想亲我。”


“我不是...唉算了。”他俯身吻下去,迷迷糊糊的,乔一帆听见他在他耳边念叨:“一点也不乖,不过你既然这么说我也不打算停下了。”


乔一帆眨眨眼,闭上了眼,脸颊蔓上红晕。


10.


吻毕,王杰希意犹未尽的问。


“布丁精,你的同类都那么甜么。”


乔一帆想了想,不住地摇头否认:“不是不是,还是我最甜了。”


“......”


11.


窗外天色已晚,王杰希拉着乔一帆去吃夜宵。


还给乔一帆戴了个鸭舌帽,压得低低的。


问其原因,说是因为“天冷了”。


乔一帆看着王杰希头上对话框一样的明晃晃的“太好看不能让别人看到”,识趣的沉默,点点头表示肯定,然后被北京夜晚37°的温度热个半死。


他泄气似的吃虾饺,然后就听到坐他对面的王杰希托着腮很认真的看他,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想确认嘴角有没有虾肉,就听见王杰希说。


“我想许愿。”


“诶...好啊。”说不清有些失落,乔一帆还是手忙脚乱了一番。——尽管他只是在吃虾饺。"


“我许愿,和你在一起。”


12.


愿望那么简单,和你在一起就好。


或者说,只要是你就好。


13.


乔一帆咽下嘴里的虾饺,学着王杰希的模样很认真答道。


“好。”


他胸口处的光亮闪烁着,成了一束束光,消散在空中。


——————————————end


怎么说呢,很感慨吧。我记得一五年第一次听说《全职高手》这部小说,第一次听到的角色名字就是乔一帆。同学喜欢让我帮他接水,我接的次数多了,他就调侃我“乔一帆吗你是,这么乖。”,我愣了愣,不仅仅是因为对陌生词汇的好奇,还有点挂心。


不过话虽这么说,真正看全职已经是一七年中,总是不由自主在意乔一帆出现的场合,然后亲妈似的叫“嗷嗷嗷好心疼”...再后来就入了王乔,现在也有三个多月了,成长了不少,在这里很感谢大家的一路支持,因为心知不是有天赋的写手,谢谢大家。(鞠躬)


对乔一帆,一直很心疼,却喜爱他这种性子。


好了,时间不早,要睡觉就不多说了。


按这个时间线来算,一帆还小,希望世界对他温柔以待。要努力长大啊,长大了就能遇见爱他的人啦。


努力长大,我就能遇见你了。


亲爱的乔一帆同学,生日快乐,以后也请多多指教。

评论(6)
热度(102)
© 况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