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况  

[全职/王乔]棋逢对手。

*这是一个恋爱高手和一个感情缺失者的故事。(并不)
*非常ooc…bug也很多…(士下坐)对不起!!!
*HE啦。

对不起组织 好久没有码字我真的!!!很!!!抱歉!??不要找我谈人生!!我拒绝!!!

——————————强装镇定。

“来谈恋爱吧。”

1.

乔一帆轻轻敲响了紧扣的房门,指节敲击在厚重的木上清脆的响。

“请问王先生在家吗?我是您所预订的恋爱科研员。”

门里徘徊着猫爪子摩擦过地板的细碎声,乔一帆想,这一定是一只小猫。

半晌,门开了,男人从门后露出半张脸,里面灯光昏暗,他面无表情,“久等。请进。”

乔一帆笑笑,并不恐惧主人的冷漠古怪,自然跨进这座对独居而言太过空旷的房子。

他跨过了阳光与房檐间交叉投落下的阴影,风席卷过他抬起的帆布鞋鞋跟,一小片落叶被拥入怀。

进了屋,果不其然有一只猫在精致的猫玩具上磨着爪子。乔一帆驻足看了一会,前面的男人敏感察觉到身后人的停顿,疑惑地看过来,乔一帆有些不好意思,耸耸肩解释:“抱歉...我还以为是一只可爱的幼猫。唔,您养的很好,比一般的英短气色要好很多。”

男人沉默了会儿,说:“他两岁了。”许是意识到自己似乎太过冷漠,他又补了一句:“你是第一个说他气色很好的人。”

“是吗...”乔一帆眼里带笑,看来这位资料上说是不近人情的王老师也不是很冷淡啊。

“我是王杰希,称呼随意。”

乔一帆几步跟上走太快的王杰希,偏过头看他,“那叫杰希好了,毕竟恋人之间还是亲密一点好。”

王杰希脚步放慢了些许,配合着乔一帆的步伐频率,“已经开始了?”

“嗯。对待每一位客人,我们都是百分百认真喔。为期一百天的恋爱模拟,祝您的恋爱体验愉快——结束后如果满意请给我好评。”乔一帆一本正经。

“唔。”王杰希脸上看不出什么神情变化,蓦地停步,让乔一帆差点撞上他的肩头。

“你住这里,有单独配的卫浴间,缺什么给我讲。”顿了顿,他直视乔一帆的眼睛:“在这栋房子里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但是在我工作时候不可以打扰我,其余时间我会配合所有疗程。”

“好的,请问您工作时间是?”

“……早晨八点到十点。”

乔一帆挺惊讶的,“您就工作两小时?”

王杰希有些不忍看他的期望眼神,回避开,“……晚上十点。”

“……”

这真是个难度很高的客户。

乔一帆想。

2.

认床的乔一帆在床上辗转反侧十几个来回后终于顶着一头乱发认命般坐起来,看着夜光闹钟上显示的[02:41],犯困的打了个哈欠,意识却格外清醒,失眠将肉体和精神分裂成两个人。

他下床穿上拖鞋,决定摸到一楼的冰箱去拿一盒牛奶。

想了想觉得第一天就这样不太好,还是揣上了三块五,披上了外套。

而当他蹑手蹑脚生怕吵醒黑暗中的不知名生物下楼梯时,却被拐角端着水杯上楼的王杰希吓了一跳。

王杰希也有些意外,一挑眉:“你这是……?”

“……我有些睡不着,想去买盒牛奶。”乔一帆纠结了一下,还是认命说了实话。

“没有便利店。”王杰希言简意赅,半晌又说,“冰箱里有阿姨买的纯牛奶,喝吗?”

乔一帆点点头:“如果可以的话。”

最后结果是王杰希用微波炉不熟练的热了一杯牛奶给乔一帆,他打开冰箱,自己又拿了半瓶喝剩下的可乐。

“百事?”

“可口。”

“有什么区别吗?”

王杰希抿了一口自己的可乐,乔一帆也抿了一口自己的牛奶,咕嘟咕嘟,牛奶香甜的暖气在夜空中蒸腾,还有碳酸饮料的凉爽气味,他们靠在阳台的栏杆上,虫鸣微弱,室内只开了一盏台灯,昏黄的光为家里镀上一层模糊却温暖的光圈。

王杰希说:“百事比可口甜。为了让自己不要有太大心理压力,喝不甜的可乐好一点。”

“噗。”乔一帆被逗笑了,他是个笑点很低的人,“喝可口也好,知乎上说,喝百事的剧中男主都bad ending了。”

“这只是巧合。”

“乐趣源于巧合。”

“说得对。”王杰希赞同,敛下眼眸,有些疲惫。

3.

“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想到谈一场模拟恋爱,而不是去谈一场真正的恋爱呢。”乔一帆用勺子轻轻搅拌牛奶表层上一张薄薄的奶皮,大概是夜晚降低了每一个人的警惕性,语气很放松。

“你的条件那么好,不愁找不到女朋友或是…男朋友。

“谈过,她嫌我忙于工作,冷落她,而且很无趣,我们没交流的余地,分了。后来彻底忙了起来,也没心思弄除了研究以外的事。况且,我的确是个很不会谈恋爱的人。这一次模拟恋爱是朋友介绍的,研究所里有一个项目是关于[恋爱中的人类大脑皮层分泌的xx素],不谈一下不知道什么感觉,写不出论文。”王杰希看向远方光影交错的树林,目光沉沉,“总有一些是要自己经历的。”

乔一帆听他说那么长一段话有些惊奇,更惊讶他的坦率。

没等他回话,王杰希又带着点自嘲意味的笑了:“主要是,无法理解心动的感觉。上一次心动还是对着谁,忘了。”

“我会努力帮你找到心动的感觉。”

“嗯。”

又沉默了会儿。

乔一帆忍不住,“不过这样的话…我算是你的实验被试?”他笑,喝下一口牛奶,奶泡给他抹上一圈小胡子,他似有所感,伸出舌尖舔去。

王杰希盯着他的舌尖,有些不解心中的涟漪,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很有趣。”

“嗯?”

“什么?”

“为什么会觉得有趣?一般人会害怕吧。”大概想起了什么不美好的回忆,王杰希皱了皱眉。

乔一帆喝下最后一口牛奶,困意终于如愿袭来,他跳下栏杆,打了个哈欠,走过王杰希身边:“也许我不是一般人。不早,晚安。”

他走了几步,没听见王杰希的回应,回头看去,却见他刚好看过来。

月明星稀,男人清冷的棱角被夜色朦胧出柔和的轮廓,他手中马克杯里的可乐不动半分,柔软的衣料被窗口挤进来的微风摇摆不息。

乔一帆心漏跳了半拍,回过神来又觉得自己的反应难得纯情的可笑。他对王杰希笑了笑,回身,踱步上了楼梯。

他慢慢回味方才王杰希微小的情绪带动的表情变化,有些诧异。

刚才,王杰希是在笑?

4.

“喜欢和爱不同,爱是挥之不尽的,喜欢是会耗尽的,可能是一小时,一天,也可能是一个月,一年,甚至更久。于是呢,当任何一个人表达出对你的‘喜欢’时,你都得明白这是镜花水月,不长久的。ta给了你心动,你也得回馈甜头。一直到两人势均力敌了,相持相平了,哎,你放心吧,这是爱了。”

5.

有人很喜欢一个带露珠的早晨吗?从窗子外能看见雾蒙蒙的森影,炽烈阳光被阻碍在云层以上。

也许王杰希是喜欢的,他抱壁靠在灶台旁看了很久的窗外,一直到烤面包的麦香味自烤箱里溢出。

他拉开一把黑色的无背长凳在吧台前坐下,面前纯色餐盘上盛着两片小麦面包和一杯无糖黑咖,而自己的早餐旁边又放了一份相同的,只是黑咖换成了牛奶。咖啡表面放下时泛起的波纹一圈一圈蔓延开又平静,棕黑色的水镜倒映出的枝桠折曲。

黑咖似乎是冰的,生生锁住了咖啡豆的醇厚气味,独独有牛奶的甜香在空气中漫游。

他沉默着用刀叉将柔软的小麦制品分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偶尔轻击到盘子边沿,突兀的清脆发出又很快湮没。什么都不加的面包无趣而无味,他却机械一般的咀嚼,未发出任何多余的声响。

而在王杰希吃掉一片,整个人也有点麻木化时,木制楼梯传来的吱呀声将他惊醒。

他抬头看去。

是乔一帆,他有些没睡醒的样子,脑后的棕栗色短发像喜鹊的尾巴支棱翘起,不安分极了。眼睛也还有些睁不开,感觉到王杰希传递的眼神,嘴巴张了张,先溜出的却是一个哈欠。他将睡衣的扣子扣好,倚靠在楼梯口,嘴角抿出一个酒窝:“杰希早。”

无比自然而熟练,仿佛已经演练过千万遍,这让王杰希产生了一种他和他早已同居许久的错觉。他顿了顿,放下刀叉,十指无意识交扣:“早。”

他似有所感,再看向窗外,居然已经阳光灿烂。

“洗漱了吗?来吃早餐。”

乔一帆点点头,有些意外这一份出乎意料的早餐,尽管只是面包牛奶。他走过去拉开一把相同的白椅子坐下,朝王杰希眨眨眼:“谢谢——另外,杰希腿好长,我坐着这个椅子都有点够不着地板。”

王杰希顺着看下去,他的脚尖在距离地面大约三公分出晃啊晃。

他没有说话,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调回视线,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并不好看的面包上。一旁的乔一帆拿起刀叉,却是右刀左叉,王杰希余光瞄到,有点难受。

看他和面包抗争了半天,到底和另一个强迫症的自己投降,将乔一帆那份拖到面前开始切切切。

一个人的寂寞不比两个人的无语,最起码旁人的温度和呼吸的频率时刻提醒着你这个星球上还有另一个人与你相伴,而寂寞则是孤立在旷野,期待一朵不会开的玫瑰。

王杰希想着,有些感慨。

当他吃下最后一块面包,马克杯里的黑咖也不剩多余,他站了起来,收盘子的动作被乔一帆拦住了,王杰希没有坚持,看了看墙上的电子钟,[7:56]。

乔一帆也注意到了,看王杰希转身想走,连忙拉住他的袖子,在王杰希疑惑的眼神投来以前,将一吻飞快落在他的脸颊。

“……”王杰希用那双万能的眼凝视乔一帆。

乔一帆突然发现王杰希居然是大小眼,而被这样的眼神凝视是需要勇气的,显然现在他并不具备也没准备好,于是他被还未来得及咽下的面包渣呛到,努力压抑着不听话的咳嗽声。

被拉住袖子的人也不急,另一只手轻轻拍着少年的背顺气,指尖滑过清瘦的骨在衣料上描摹出的弧度。

“……是早安吻,杰希快去工作吧,我一会收就好啦。”

王杰希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他回味着方才一个过于短暂的吻,惊奇于另一个男性对他而言过于亲密的、甚至暧昧的动作,是属于恋人间的skin ship?可并不讨厌,甚至留恋他的唇瓣传递的柔软触感和微凉的温度,以及他凑近时带起的风的波纹,传递的独属于他的味道。

6.

我曾经想养一只猫,他也许性情古怪,甚至有一点孤僻,不会用尾巴缠上我的手腕撒娇,却会在下雨天蜷在我的怀里睡一个安稳的午觉。

他将全身心托付给我,这个看似冷漠的小动物在这一刻柔软而放松,不必想其他所有所有,不管是藏在床底下的鱼干,又或是隔壁喧闹的金毛。于是我和他依偎在午后的昏沉里,合上眼睛。

7.

“下雨了诶。”傍晚王杰希出来倒水时,便看见乔一帆盘腿坐在落地窗前,不爱与人接触的猫安顺趴在他的怀里,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他旁边放着一个速写本,铅笔夹在纸页夹上,王杰希视线无意间掠过,看见上面是自己养的猫的一副速写,眼眸森绿,毛色深灰。

他走到乔一帆的背后,“嗯。”

“下一个多小时了……秋天怎么会下这么大的雨。”

“唔。”王杰希取下无框眼镜放到卫衣口袋里,顿了顿,想起什么似的,“你关窗子了吗?”

乔一帆抬眼去看他,随即惊恐状:“关了,等一下,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我没关。”王杰希冷静确认了乔一帆的猜想。

“……”

推开自己卧室房门的那一刻,王杰希不得不承认自己也被眼前狼藉惊讶了一瞬。他看着同样无语的乔一帆,两人对视良久。

最后还是乔一帆先说话了:“和我睡?”

“行。”王杰希颔首,难得有些不好意思:“麻烦了。”

“……总觉得哪里不对。”乔一帆自言自语着,然后猛地恍然大悟,对上王杰希眼睛哭笑不得:“你的家啊,怎么会麻烦。”

“……”遇上乔一帆,总容易把天聊死。从未觉得自己语死早的王杰希心有点累。

“喵。”被乔一帆抱在怀里,有了新的窝的英短发出了不满的抗议:喵喵喵,饿了。

乔一帆把它举高高:“喵喵?”不是才吃的吗?

“喵!”一爪子扑空。

“喵喵。”那就吃吧吃吧。

乔一帆将它放回地面,有些无奈的抬头看向王杰希:“猫好像饿了,我去准备点猫粮。对啦,晚餐想吃什么?我中午出去买了菜,吃鱼好不好?”

围观了交流全程的王杰希没有说话表示默认,耳廓却有些烧。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那么可爱,这是犯规吧,裁判你管不管。

眼神不错的乔一帆看见王老师泛红的耳廓和飘移的目光,警铃大作。

……怎么肥四!他做什么了吗王老师你不要这样!说好的难度很高呢!第一次遇上这种类型的客户忽然觉得被戳中了?!

“那,那我先下去,晚饭就鱼汤,炒秋葵和西红柿炒蛋。”

“行。”乔一帆转身时,王杰希又拉住他:“鱼汤不要香菜。”

乔一帆乐了:“没有放香菜的鱼汤。”

王杰希说:“喻文州做鱼汤放一大把。”

乔一帆眼睛一亮:“喻文州前辈?!就是那个婚庆公司的喻文州前辈吗!!哇想不到他放香菜……粉转路。”

“你粉我好了,我不吃香菜。”

“……?”乔一帆愣是没跟上王杰希的脑回路,只会点头,等王杰希终于撒手,又木木的下楼。

……这到底是怎么肥四。

8.

喜欢本来就是虚无飘渺的事情,你怎么能要求每一个人把关于“喜欢”的事,枝稍末节都回忆的清楚,包括这段感情的开始和结束都记得清晰呢。

话全部都说完了,游戏也通关了。

“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哪怕一点点,有没有?”

9.

乔一帆一边咔啪咔啪嚼着无印的曲奇,一边撸着猫,猫舒服的呼呼叫,他看着电视上女主角哭花的妆容和撕心裂肺的台词红了眼眶。

虽然对他而言并没有很强的代入感,但还是很催泪,比抽卡抽十连R还催泪……算了,后者更催泪一点。

王杰希在一旁昏昏欲睡,指节绕过猫蓬松的尾巴,被乔一帆喂了一块曲奇。

挺好吃的。王杰希脑袋靠在沙发靠枕上,头发因为静电的作用有些炸毛,他只看了十分钟开头便想到了结局,然后在剩下的一小时五十分钟内,他就负责充当乔一帆的另一只猫。

“……还没完啊?”

乔一帆看的聚精会神:“没呢,还有半个多小时才结束。”

“……喔。要不我先去放洗澡水?”

“不行!”

“喔。”

王老师想,他很委屈。

王老师说,原来这就是谈恋爱啊,和乔一帆谈都这么无聊,那和别人岂不是如白纸。

乔一帆听见旁边人的碎碎念,笑出声,“什么啊,谈恋爱不就是在一种感情里维持相对的状态么,哪能都一样,虽然共同点的确是很无聊。”

王杰希点点头,受教了乔老师。

他将头歪在乔一帆肩处,发丝蹭在皮肤,乔一帆怀里的猫危机意识很强,迅速挠了一爪给自己主人。王杰希也不知道自己那根弦搭错,居然轻轻回了一爪子给猫,猫懵了。

乔一帆看着懵了的猫,又看看无意识撒娇的王杰希。

“我们还是去洗澡吧……”乔一帆啾了一口猫的耳朵尖。

王杰希得偿所愿,开始暗示:“我们。”

“我和猫。要不你先?”乔一帆淡然之。

“……”他算是明白了,乔一帆和他谈恋爱完全是为了撸他的猫!

乔一帆瞅到王杰希无声委屈的脸,拍拍他有些乱的刘海,起身的瞬间在他眼角落下一吻。

“晚安吻。”

一直到乔一帆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王杰希才有些怅然若失的用手指抚摸上方才羽毛一般扫过的皮肤,歪了歪头,和一旁疑惑的打了个哈欠的猫对视几秒。

“事实证明,谈恋爱其实很不错。”

猫跳下柔软的沙发,粉红的舌尖卷起水珠。

10.

睡前乔一帆换了睡衣靠在床头,手机屏幕莹白的光映照在他脸上。

他手指敲击着键盘字符,似是在和什么人聊天,脸上露出些微笑意。

王杰希冲完澡也上了床,眼角有些发红,大概是工作的缘故,他戴上了床头置放在柔软的眼镜布上的无框眼镜,翻出床头柜里的一本书开始看。

乔一帆的注意力被吸引了,凑过来:“这是什么书?”

“唔。”乔一帆发现王杰希好像会在说出的话前思考一会儿,而在这一小段沉默中他会习惯性的加一个语气助词。“《霍乱时期的爱情》。”

“哇…”

“怎么了?”

“没看过。”乔一帆怂拉下眉毛,又补充道:“不过我看过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

“嗯,好看。”王杰希手指捻起书页翻过,他看书时眼帘低垂,睫毛很长。

“这本呢?”

王杰希总觉得现在的气氛在发酵,但是往哪方面发酵,他并不愿意思考,或者说是他不想扼制这种发展:“……我还没看完,但目前看来,不错。”

“是吗。”乔一帆看来只是随口一问,又回到自己的位置,调整一个舒适的位置窝着。

就这样?

王杰希愕然了一瞬,有点想被撩未果的难受。

11.

王杰希想,不能沉默下去。

他又想,可是这不符合他全文的人设,他的人设明明是不会谈恋爱,感情淡薄的教授呀。

于是他对导演喊了卡,问导演兼编剧的作者:“我接下来要做的很不符合我的人设,观众看了会去豆瓣酱网站上刷差评。”

作者头都不抬,刷着lof:“管他呢,我编不下去了,爱咋咋,你俩谈恋爱就可以,自由发挥啊王老师,i'm tired。”

王杰希:“i要大写。”

作者:“你看你的反应不是很符合人设吗,继续继续啊,action。”

王杰希:……

乔一帆安慰的拍了拍他:“没事,作者就是很不靠谱,最后还得自由发挥。”

王杰希:“可是……”

作者:“没有可是!我和我的homie都觉得ok!”

王杰希&乔一帆:……哪来的homie?

12.

“我突然明白什么叫恋爱的心动感了。”王杰希关了书,唇角漾出一个很浅的笑意,对着乔一帆,说:“我想,就是哪怕和他做最无聊的事,或者只是看着他,心都会雀跃,带着微微的酥麻感。”

“这是你的结论?那我很棒哦,只用了一天。”

“是的。不过确切来说,是一天又两小时。以及,我通过实践发现,最罗曼蒂克的事,原来就是和一个不一般的人,谈一场很一般,很普通的恋爱。”

顿了顿,他又说:“所以…你愿意和我做最浪漫的事吗。”

“……你用的是陈述句?”

“是的。”

“好吧。不过按照目前是感觉,我很愿意。”

13.

“卡。”

导演面无表情的指挥场务和摄像收尾,向还没出戏的王杰希和乔一帆点点头,匆匆走了。

王杰希问乔一帆:“……她去哪?”

乔一帆:“好像是剧本还有俩没写完,死线将至,她大限将至。”

“真惨。”

乔一帆点头赞同。

“不过…”王杰希话锋一转,“一会一起吃晚饭吗?”

“好呀。”乔一帆应下,假装没有看见王杰希眼里属于狩猎者的志在必得。

他们不过棋逢对手。



——————————END

我很绝望。

评论(17)
热度(123)
© 况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