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况  

[王乔/情与诗 16:00]星星上的花。

某个人也叫出我的名字吧

我也想前往他的身边

成为他的花朵

 

末世pa ooc有 流血要素战损有 你想到的一切除了车都有 爱您 拒绝谈人生

 

————————————ready?

 

0.

安文逸将素白的笔记本摊开在桌面上,灯泡微弱的光为纸张镀上一层稀薄的暖意,他深吸气又吐出,从柜子里拿出一支沾过血迹,却早已干涸的水笔。

乔一帆曾玩笑似的说过,每一次小安晚上写日记都像某种仪式。

这只水笔的墨早已用尽,安文逸皱了皱眉,右手握住笔的部分开始缓慢流溢出奶白色的光点,它们顺着笔尖倾泻在纸上,成了一个又一个墨色字符。

他就这样写着:

“丧尸病毒爆发以来,晚上就很少可以看星星了,夜空总是混浊的,看不清什么。

可今天是例外,星星特别好看。

也许是因为早上的丧尸潮驱除了这个地区的阴霾?我不清楚。

一帆是很喜欢星星的。”

提及室友,他微微侧脸用余光去看他的床铺,干净而齐整,没有人坐下的痕迹。

“果然,他又不知道去哪看星星了。”

1.

乔一帆默念着“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小心翼翼尽量不发生任何多余的声响的爬上这辆被改装过的装甲房车的车顶,飒飒的风让他的眼睛微微眯起,他的手指被冻的通红。

他清理出一块勉强可称之为干净的地盘,盘腿坐在那,惬意的舒一口气,半仰起头,有些出神的看着夜空。

星星镶在深色的幕布上,明暗不息,是最纯粹的光泽,它闪烁在乔一帆的瞳仁里。

难得安静独处,他将脸埋在膝盖间,眼睛却舍不得离开风景,绷紧了一天的神经在这一刻放松,他有些困倦,像一只慵懒的猫。

所以当王杰希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背后时,乔一帆感知到周身气息的变化,差点滚下车。

“……”乔一帆下意识回过头去和王杰希大眼对小眼,将差点脱口而出的惊叫压回喉咙,怎么也想不通微草的队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回过神来脑子转了转,又想,哦,可能他也是来看星星的。

王杰希拍拍少年不安分翘起几缕发丝的头:“别怕,我只是来看看星星。”

果然吧。乔一帆点点头唤了一声“王队好”,又转过身去维持刚刚的姿势,却怎么也找不回方才舒适的感觉,有些烦躁。

一旁同他一样盘腿坐下的王杰希发了会儿呆,开口了:“好看。”

“嗯…”乔一帆觉得自己应该回应,又补充,“难得这么好看。”

“是。”

说了寥寥几句没头没尾的话,王杰希好像完成任务一般心满意足的继续看辽阔的银河,星辰的尾巴长长,投落在他的眸子里。

“对了…”乔一帆刚刚说出口就后悔,奈何不能撤回,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王队,想不想看更好看的星星?”

王杰希也意外乔一帆会主动挑起话题,感兴趣的一挑眉:“嗯?”

“麻烦……把手给我。”乔一帆觉得有点尴尬,更懊恼刚才那一瞬间不计后果的自己。

王杰希的手很好看,指节分明而白皙,手背的食指关节烙印着一个翡翠色的植物标记,精致小巧,乔一帆知道这是王杰希的能力标志,他移开目光,握住王杰希无防备伸过来的手,闭上眼睛。

在王杰希眼里,一切却开始了变化。

身边的少年周身慢慢环绕出一圈又一圈的光圈,紫灰色,剔透而明亮,在暗沉的夜晚更是好看。光圈凝聚在他们交握的手中,又流入两人体内,王杰希没有反抗,压住了自己跃跃欲试的精神力,让乔一帆的顺利进入自己。

他想起乔一帆说要让他看更美的星星,再抬头,看了半晌,嘴角勾起的弧度温柔。

之前半空还蒙着的一层淡淡薄雾在他眼里已经散开,流溢的星空灿烂,以往的蓝紫黑灰红在这一刻迸发出不属于它们的光采,它们欢快的在宇宙中雀跃歌唱,像渺小的他传递这愉悦的闪烁。

车轮滚滚碾过路况差的公路,发出的声响躁动而不安,他却觉得仿佛碾过他的心,留下一串凹凸不平的印记,深深浅浅。

真的,真的是他看过最好看的星星。

不知过了多久,乔一帆终于松开了手,有些疲惫,抱歉的对着王杰希笑了笑:“对不起,这个能力我用的还不是很熟练,不能用很久…”

王杰希不明白这有什么好道歉的,分明是他耽误了乔一帆的休息时间,于是他摇摇头:“不用道歉,是我看入神了,已经很久。谢谢你让我看到最好看的星星。”

他安慰似的抬手揉揉乔一帆柔软的发。很好的触感。

乔一帆耳朵尖飘起一丝不自然的红:“唔……喜欢就好。”他拨开这个话题,“其实这个能力也是幻阵的一部分,能强化视力罢了,顺带着可以剥除障碍物。”

“不错。”王杰希从善如流接下,点评道,他没想到乔一帆能将幻阵钻研出这么多,“运用到实战中应该也是很好的辅助。”

“是的,前辈也这么说。”

王杰希想这说的是叶修,“他将你引导的很好。”

“嗯。”乔一帆打了个哈欠,擦掉眼角分泌的生理泪水,“王队我先走了,时候不早,晚安。”

“对了。”

乔一帆疑惑的看向他。

“你手太冰了,回去记得喝热水驱寒气。”王杰希一本正经。

“啊,哦,我知道了,谢谢王队。”他怔住,回过神来又觉得这句话亲密的破了线,没等到王杰希的答复,便慌忙翻身入车窗,想着消失这么久估计大家都睡了,却直接撞入微草和兴欣众人早已蹲守好的八卦盘丝洞。

一个个眼睛发亮,哪里像是睡了的样子。

高英杰痛惜状,对待好友自然不会太拘束:“一帆你怎么这么晚才下来啊……”

刘小别和袁柏清摇头,努力掩饰着笑意:“噫——”

柳非戴上墨镜。

向来不太闹腾八卦的许斌居然也掺合了进来:“一帆你看到队长没有?”

乔一帆语无伦次:“……我不是我没有。”

他将求助的眼神投向队友,队友却皆是满脸写着“救不了你了”。

……唧。

“怎么?”接了许斌的话的是紧接着翻窗而入的王杰希,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来不及掩饰八卦目光的众队友,语调平平无起伏,每个人却都听出了他事关己又奈何的意味。

微草住嘴了,兴欣内部交流了一个眼神。叶修把烟灭掉:“大眼,我们家崽还没成年。”

王杰希大小眼闪过一丝匪夷所思的光:“不是……什么?”

唐柔和苏沐橙笑的一脸温柔,寒意却全部凝结在眼底。

方锐眨了眨他真诚的眼:“老王,你也忒不厚道了,怎么着还看着看着星星手都牵上了唔唔唔——”他张牙舞爪的企图摆脱干笑着的安文逸和罗辑的束缚,无果。

安文逸冷笑一声,镜片反射出寒光:“前辈,一帆分明只是在和王队做手操而已,对吧?”

罗辑附和一般的也冷笑一声:“对啊,就是做的时间长了一点。”

语罢,两人视线仿若无意扫过王杰希面无表情的脸。

……这群人!

他们七言八语的不带恶意的调侃,王杰希和乔一帆眼神下意识对上又分开,王杰希在那双眸子里看到了羞赧和不自然,于是他清了清嗓子:“行了,明天还有任务,睡不睡了还。”

叶修嗤笑:“回避问题。”他又点了根烟,红色的火点在车厢内明暗不息,苍白的烟雾缭绕在他的下巴,“好了,既然主角之一都发话了,大家晚安。”

话虽这么说,他却未动,稳稳靠在车门上,看着其他人打着哈欠回房。

等人都走光了,叶修才看了王杰希一眼,王杰希发誓他从中看到的不止戏谑,可其余的又太复杂,以至于他不想去深究。

叶修问:“认真?”

王杰希愣了愣,“看出来了?”

“他们以为偶然,你以为我瞎。得了,自个儿悠着点,睡了。”

也只有这时候,王杰希才会想起叶修也是B市人。

他笑:“这还用你说。”

2.

“是的,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二月十三号,情人节前夕,我们遭遇了末世爆发以来最可怕的丧尸潮。

本以为早已结束,但我们都没有想到,森林里还潜伏着丧尸王。”

——摘自安文逸的日记。

3.

“不要哄抢!!!大家有秩序上车,每个人都有座位,不要去抢物资了——”刘小别喉咙都要喊破了,气得不行,却又不能对普通人用异能,他额角青筋直蹦,背后的龙尾也有隐隐显形的趋势。

靠。他在心里狠狠翻了个白眼。这群难民真的已经失去理智了。

人踩人,人挤人,人吃人。

他愤愤的又一次大声喊到:“不要拥挤!从我这边上车!!”

无果。

刘小别觉得自己神经已经被崩到极限,一旁来帮忙的袁柏清也是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给刚才被难民误伤的周烨柏治疗伤口,听及此无奈的耸了耸肩:“没用,用异能还干脆一些——卧槽。”

他手里的绷带滚落在地,刘小别不耐烦的刚想怼一句,却未听见任何声响,反而是被袁柏清疯狂的拍,回过头一看:“嘶——你干卧槽。”

周烨柏:“……卧槽。”

高耸的围墙上,本是夕阳残血般的红,现在却渗透进了丝丝缕缕的黑云,这些都不重要,而是那个稳稳当当站立其上的丧尸,感到异能者的精神波动,一双空洞的瞳孔看向刘小别处,嘴居然咧出一个猖狂的笑。

这是一个有意识的丧尸!?

刘小别意识到不对,眼睛刹那龙化,翡翠一般闪烁着寒光,背后和头顶,则分别生出一对两米余长的龙翅和黝黑的盘龙角。

“薄情儿!你快去疏散难民通知队长!!”

还未等袁柏清应下,刘小别眼尖看见丧尸已经从围墙上跳落下,一咬牙,等不及支援就脚一蹬飞了出去。

袁柏清背后也生出一对翅膀,是洁白的羽翅,脖颈蔓延出的黑色十字架隐去了之前的白色符文。他刚想拉着周烨柏走,周烨柏的影子却化成了数个徘徊在他的身边,他向袁柏清点点头,眼里是不用交流的默契。

“队长!!!”袁柏清一路冲进帐篷,被门口的水潭滑了一跤直接撞在和王杰希商议的叶修面前,差点儿跪下又倔强的不跪,很尴尬的用翅膀撑着半边身子维持了一个半空蹲马步。

王杰希:“……”

叶修抽烟动作一滞:“……还挺热情。”

袁柏清尴尬了几秒,反应过来自己队友估计快GG,“队长,有一个有意识的丧尸……它入城了。”

王杰希沉吟片刻:“哦。怎么发现的?”

“小别发现的,现在在打架呢。”袁柏清答的很快。

叶修回味了一会儿,如梦惊醒:“不是,你们就放着两个初级异能者和一个有意识的丧尸打架?”

“咚!!!”

刘小别被狠狠摔在地上,龙角蔓延出一条裂痕,翅膀不自然的折在身后,血丝顺着嘴角流下。

“真能打……”刘小别用手背擦掉血渍,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四周不知何时已经一派安静,之前不安秩序的难民,早已全部躲藏在车里瑟瑟。

刘小别想,原来武力的威胁是不够的,只有死亡的威胁才足矣驱使人的行为。这个念头刚刚滑过脑海,他便被突如其来的腥臭味刺激的僵住。

青白皮肤包裹着腐烂的手指,黑色指甲末端低着血珠,一滴一滴,滴在刘小别身上。

丧尸不知何时近了他的身,五指爪状作势拧住他脖子,另一只手甩来伤势过重而昏迷的周烨柏,歪着头,看着刘小别,笑了。

刘小别:……

4.

丧尸的握力不是虚的,刘小别闭了闭眼,牙齿有些打战,全身抑制不住的发冷,他并不怕死,可是刚才那一笑,实在太丑。而就在它出爪的前一刹那,一束藤蔓以破空之势缠上了丧尸的手腕,缠的很紧,泛出紫气,刘小别甚至能听见它的骨头喀喀作响。

刘小别反应过来,一个后翻拉开距离,余光瞅见周烨柏已经被袁柏清救下,松了口气,一抬眼,果然是王杰希赶到了。

王杰希抿紧唇角,眼里看不出波动,背后从泥土里升腾起来的藤蔓植物却异常张牙舞爪,一条接一条,飞快刺向被栓住的丧尸。

丧尸头骨扭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看向王杰希,一挣脱便崩断了藤条,翻身而起的下一刻,地刺自下而上接连升出。

它蹦上围墙,指甲镶进水泥向上攀爬,王杰希也不拦着,只是冷眼旁观,嘴角勾起一个弧度。

铮——

千机伞呈伞面状打开将丧尸压下,钢钉想刺破它的头骨,无果,伞的主人手腕一转,借力翻下墙落在空中的同时,不知何时蔓延上的爬山虎接住了他。

叶修下一秒足尖便踏上丧尸肩膀,翻身将化为刺剑的伞骨刺向丧尸脊背,全身紧绷,剑尖刺出一个血洞,血液自里流出,黑红腥臭。

丧尸虽然意识反应迟钝,现在却已被激怒,它怒吼着以爪为刀扑向叶修,被伞盾遮蔽视线,奈何丧尸以嗅觉狩猎,它察觉到叶修的气息,消失在了周围。

这时,变故突生,荆棘缠上了它的脖颈,狠狠收拢,刺将它的皮肉烙印上一排小洞,它挣扎无果,五指徒劳的想挣脱束缚,越来越多的荆棘却涌上了它的身子,像蛇的毒吻。

喀。

一声轻响,丧尸的头颅摔下落地。

叶修在一旁看的惊奇:“不错啊大眼儿,这一招nice,可是…”

“可是什么?”王杰希慢慢收回所有植物,之前泛着莹绿色的光的眸子渐渐淡回原色,杀器在他手里温顺极了,服帖的化为光点没入他指根的标记。

看叶修没说话,只是手指点着下巴思考,他移开视线,对着一旁看的有些出神的刘小别袁柏清说:“小别烨柏,你们先回去休息,职位让其他人顶一下,尽快恢复。柏清,你给他们治疗。”

“是!”

看着三人离去,一旁沉吟许久的叶修突然右手握拳一敲右手拳心:“不对啊,有意识的丧尸最烂都是丧尸王,我们俩怎么那么轻松就拿下了?”

王杰希想了想,反应过来叶修的言下之意,目光一凛,“……你的意思是?”

“我能感觉到,这附近有更强大的气息,这一个只是——”

“试探。”王杰希倒吸一口冷气 ,“这个丧尸只是最普通的被强化了的那种,而且如果连一个算是有浅薄意识的丧尸都只是试探,那么控制它的丧尸,已经进化到了什么地步…”

“那这样的丧尸,看上的不仅仅是人肉。还有异能者的晶核,这一座城。”

叶修眉心一跳:“作战准备。”

蓦地,他似有所感的抬头望去,一双血红的眼,正沉沉望向这边。



“叶修——!”

苏沐橙从阵地跑来将他唤醒,她的眉眼间缠上一层担忧,“罗辑检测到,我们被丧尸包围了。”

5.

不知道是那一个难民先崩溃,好不容易抱有生的希望被现实粉碎,绝望的哭声感染了一个又一个,持续爆发。

安文逸头疼的站在窄却高耸的墙上,左边是丧尸潮的涌动,右边是人声怒骂哭喊,他额上青筋一蹦一蹦,对一旁的乔一帆玩笑道:“再这样下去,我都要哭了。”

乔一帆叹了口气,“没法儿呀。”

安文逸没有接话,他和乔一帆对视一眼,都看到了无奈。

他们又站了半晌,直到迟钝的,凝滞的空气里裹挟着蒸腾而上的血腥味儿,远方的森林刷剌剌的响,可以听见异种兽的嚎叫。

“开始了。”安文逸率先跳下城墙,白衣翻卷在半空。乔一帆手心凝出紫黑色的短剑跟在安文逸身后,两人被横冲出的罗辑的召唤兽接住,险险擦着丧尸的手指尖飞过。

罗辑颇为无奈的在耳机里投诉:“搞什么,你们两个绝地求生呐。小灰会被你们压坏的...”话是这么说,正事却也不耽搁,“小灰带你们去西门,坐标(97,134)有一个能力丧尸,土系。”

乔一帆应下,看了看身下灰色羽毛,身线舒展的鹤鸟,随即和正在用能力调配补充药剂的安文逸吐槽:“有时候罗辑的取名能力真是...”

安文逸头也不抬,发出一声标准的鼻音出气的笑,“你忘了他的探测鹰叫旺财,猎犬叫闪电的故事了吗。”

“我想起来了哈哈哈哈对不起啊罗辑错怪你了....”乔一帆笑点低,最受不住安文逸这种一本正经说趣事的人,毫无诚意的边笑边给罗辑赔罪,罗辑在另一头狠狠翻了个白眼。

“到了,快滚。”罗辑面无表情的将两人赶了下去,一点儿也不担心直接将队友送入丧尸怀中,显然是一个早已选好的突破口。乔一帆对着飞虫摄像机一个wink,拎起没回过神的安文逸调整身位让他在自己身后,眸中紫气渐浓,下一刻蓄力已久的短刀狠狠刺入了最近的一个丧尸脖颈后,他选位精准,恰好是刽子手砍头时一格骨缝间的口,异能沿手而注入,巧力一施,头颅落地,鲜血四溅,却未在他眼里引波澜。

安文逸嗤一声,也不知是在笑什么,眼帘微垂,光圈自身下浮起,五指间夹着的药剂管一个接一个随着指力放松击碎在地,只是刹那,专为丧尸而调配的干扰剂升腾起一片浓雾将二人包裹,丧尸在其中挣扎嘶吼,最近的一个即将挠向温度源安文逸,之前还在几米开外的乔一帆却及时赶在半人半尸的怪物身后一刀毙命,脚下不知何时染开了一个阵——是他的主异能幻阵,这一个是增益速度力量。

他们缓慢的朝着罗辑给出的坐标突围,两人还是太勉强,何况都不是正面强攻的好手,好几次乔一帆被尖锐的指甲牙齿撕破衣料留下血痕,挂彩了好几处。安文逸虽能为他治疗却不可以减轻痛感,他一面忍着痛,却也慢慢有些体力不支。

安文逸也并不舒坦,相反还因药剂大量消耗而有些手忙脚乱,好在只用奶乔一帆一个,不会完全应付不来。蓦然,他透过交织在一起的乳白灰紫雾气看见乔一帆身后不知何时袭来的土刺,瞳孔一缩,“背后”一词刚刚脱口而出便见反应极快的乔一帆虽躲开了向心口的致命一击,可土刺的锐利也紧随着捅如他的左臂。

乔一帆的眼皮一跳,牙齿咬得很紧,幻力反手将土刺拔出勒断,喉咙里溢出一声闷哼。安文逸看他冷汗直冒,也顾不上维持雾气缭绕的干扰环境,光圈光芒大盛便是一个大治愈术,乔一帆的伤口以肉眼可见速度合拢收口,却始终合不上。血液流淌入土地。周围嗅觉敏锐的丧尸被异能者香甜的血浆所刺激,攻势更猛。

“怎么会...”安文逸又施加了治疗,异能却仿佛凝固,“等一下,这个土系丧尸的伤害割伤了你的小静脉...土扼杀了白细胞,它的能力对我有克制。”

“那就只能速战速决了。”乔一帆手下动作不停输出,所过之处血液飞溅,虽暂时未斩杀成功,却也抵挡了一波攻击高潮,安文逸注意到他脚下的幻阵逐渐暗淡,不敢耽搁,药剂按着需求一管接一管,治疗不停,偏着头对耳机向队友呼叫支援。

好不容易等乔一帆近了土系丧尸的身,左臂已颤巍着抬不起来,他眼中划过一束及其明亮的紫芒,脚尖点在倒下的丧尸身上而起入半空,翻了个半弧卡着位将幻化出的长刀刺入丧尸背脊,却被闪躲开,将将划过脊梁,留下一道血痕。丧尸反应极快,刚转过身土针便自下接连突起将它和乔一帆包围其中。安文逸心道不好,作为作战搭档他深知乔一帆的近战能力远远无法和主攻手相比,于他而言辅助性质的攻击和法术才是主要攻击方式,而现在他被迫和一个以攻击力为主的丧尸进行带伤搏斗,自然不会好过。安文逸虽有心帮忙却无可奈何,只好抓着治疗,却跟不上乔一帆受伤的速度。

乔一帆偏头歪过一柄土剑,却躲不过下一秒袭来的利爪,他下意识闭上眼,手下动作却未停滞,他两个短步逼近丧尸,手中光芒大盛凝结太刀狠狠向前心口处刺入——这是他唯一一个致命的机会。

噗!

利刃陷入皮肉。

6.

“太乱来了。”没有等来撕裂般的疼痛,相反是男人淡淡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他有些诧异。

乔一帆睁眼,自己的刀在刺入丧尸心口后已然消散,而丧尸即将刺入眼眶的尖爪被一束藤蔓死死捆绑在自己眼前几寸处,阻拦者的补刀将丧尸从自己身前拉开。

他看向藤蔓主人,是王杰希。

王杰希自半空踩上土地,不忘收回能力的同时将乔一帆捞进怀里,看着乔一帆诧异的眼神不为所动,直到乔一帆感到自身的腾空诧异的看向王杰希,他方才解释道:“你受的伤很严重,要及时治疗。”

乔一帆因疼痛而模糊的大脑转了几个弯也没想明白这个公主抱的理,只是张了张嘴没说出话,随着王杰希步履平缓的走着,却不忘用能力杀破周身初级丧尸的围攻,乔一帆也渐渐沉溺在安然环境中不由自主合上了眼。

饶是腥风血雨,不也总有一个人的怀抱为你庇护吗。

乔一帆隐约觉得自己忘却了什么,眼皮却抬不起来。

那就睡吧。天塌下来...有王杰希顶着嘛。天知道他怎么会这么想。

安文逸在背后看着,不知道该感叹来的是王杰希且直接将自己搭档抱走,还是把自己一个人丢在丧尸群里。

“喂!”安文逸欲哭无泪的对对讲机那头笑的哈哈哈的罗辑控诉,一边还用药管打破一个丧尸的头,愤愤道:“他们就不管我了。”

罗辑:”天道好轮回....等等你别挂,包子已经去接你了。“

片刻后安文逸在那头嚎的更大声:“为什么他是公主抱我是被拎着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7.

滴答。滴答。

乔一帆在梦境中浮沉,他时而窥见母亲离去时的眼泪,时而望见父亲冲下车抱住被丧尸包围的母亲,自己在车上苦苦哭喊,他们眼里带泪。

红色的队徽和绿光交映闪烁,救下他的人将他带去了难民所。

他在简陋的营帐里觉醒异能,一个男人将他又带走。

他们相遇在星空底下,他却不记得他曾救过他。

喂,你慢一点。

再快,我就真的追不上你了。

星星啊。



-

乔一帆自梦中惊醒,手背被细针牵制,他头疼欲裂。

“嘶...”

一低头,身上绷带多处,隐隐有血渗透出,右腿无法动弹,一看被

打了石膏。

“你醒了?”

“嗯...”他一听就知道是王杰希,惊讶于他送佛送到西居然还没走,实在起不了身,只好哑着嗓子道谢:“谢谢王队了...”

王杰希没答话,乔一帆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听见玻璃杯碰撞的声响和脚步声接近,一只手将他扶起,水杯贴心的按上他的嘴唇。

“那个...”他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王杰希一皱眉堵了回去,只好闷声喝水。他想,我可以自己来的。

好像被窥破了乔一帆在想什么,王杰希说,你静养。

可喝个水也没什么啊....乔一帆腹诽,看着王杰希无比认真的神情,到底没敢说话,眼睛也不怎么敢直视王杰希的眼睛——倒不是因为大小眼,而是里面汹涌的情绪让他不知如何理解。

他认真的数墙砖上的纹路,一不留神便呛着了。

“咳咳咳咳....”王杰希也没想到自己一发呆连着乔一帆也呛到了,一时也有些无措,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叹口气:“怎么傻成这样。”

乔一帆扁扁嘴,不知怎么回应有些暧昧的这一句,转念又想想还是两人不要太尴尬的沉默好,”外面...怎么样了?”

王杰希看他一眼,慢悠悠的把水杯放好,“当然处理好了,我和叶修把它想的太厉害,结果是个带美瞳的菜鸡。”

“哈...?”乔一帆对王杰希的冷笑话接受无能。

“精神控制级别比较高而已。”王杰希总结。

“喔。”乔一帆懂了。

王杰希指节轻轻击叩着桌面,指甲击出沉闷却清脆的响。

乔一帆觉得头有点晕,输液输多了的手背泛出一片青,“队长。”

真是痛昏了。否则他怎么会鬼使神差交出这个称呼。

好痛。

王杰希一愣,犹豫了一下居然也答应了:“欸。”

“队长,你还记不记得,就,我们以前曾经一起看过星星。”

“嗯?”

王杰希认真回想,有些抱歉,“不知道。”

他闷闷笑了一声,撞回枕头,也不怕脑袋晕,“唔,我知道。”

那一天的星星,才是他看过最好看的。

高英杰推开门,“队长?叶队喊你。”

“...”他看见俯身的王杰希和闭着眼睛装死的乔一帆,一时之间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队长!我错了别瞪我成吗!您耳朵红了啊!一帆!你也是啊!

8.

我曾经也想做一个人的星星。


9.

“一帆?”回程的车途中,安文逸手持换的药推开宿舍门,头疼的发现被褥整整齐齐。

他自言自语的咬牙切齿:“这家伙,又爬车顶去了。”

10.

乔一帆默念着“最后一次最后一次”蹑手蹑脚爬上车顶,并不意外的发现已经有一个人,他修长的影子被投射在车厢上。

他走过去坐下,“今天好看吗?”

那人眼神不动半分,朝旁边挪了挪,“好看,你眼睛更好看。”

“...哪儿学的。这叫尬撩。”

“哦。柳非教的。”王杰希说瞎话也不脸红,他想去牵乔一帆的手,却被避开了,“怎么了?”

“...”乔一帆分给他一点余光,没有理会,“我以前特别想当一个人星星。”

没等王杰希说话,他又自说自话似的说道:“但,有别的人给自己当星星也不错。”

瞧瞧人乔一帆,这比尬撩高明多了。

乔一帆主动牵起王杰希的手,打了个哈欠,头开始一点一点,“今天精神不太好,没法儿给你变好看星星了。”

王杰希让两人指缝合的更拢,“没事的。”

“你看。”乔一帆顺着王杰希指向看去他另一只手,一层绿光萦绕在他的指根,渐渐地,一朵星星花出现在他的掌心,他递给乔一帆。

“就像...我可以当你的星星,你可以当我的花朵啊。”

乔一帆端详着,“太弱了吧。”

“...你要仙人掌?”

“不了不了,这个挺好的,谢谢。”

列车轰隆轰隆,他们在夜色里接吻,车厢里的人在庆祝又一次的胜利。

花瓣散落在他们身上,星光洒下微芒。

11.


后来我觉得只当一个人的花朵也很不错。





————————————end.

对不起 今天的我依旧没用脑子码字 我真的不会写打架 只好大段大段胡扯 呜呜呜。

评论(14)
热度(64)
© 况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