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况  

[全职/王乔]Pistou.

-摸个鱼复建。(放心巴尔干我在写🙌🏻只是还有点忙,不会咕咕咕!
-画风突变x以及ooc全是我的(。



———————————👐🏻


“你们玩吧。”






乔一凡将手机揣回背包,仔细拉好拉链,过于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出表情。他泄气一般摔进松软的沙发里,想了想给自己破天荒的倒了一杯酒,小口小口抿着。不久前才陷入爱河的盖才捷靠在桌旁,一只手环着话筒,另一只手撑着吧台,声音清冽冷淡,却在唱着甜腻的。乔一帆听着听着,颇为欢快的曲调下居然有想哭的冲动,可是随即他就绽放了一脸笑容,对着坐过来的高英杰。


“一帆?你怎么不去唱歌?”高英杰歪着头问他,酒气扑鼻而来。

乔一帆摇摇头,“不啦。”他看着高英杰不解而柔软的眼神又撒了个小谎,“我……有点感冒。”

像一只黏糊糊的萨摩耶。

乔一帆哭笑不得的接住愣愣“喔”了一声就迷迷糊糊往沙发上倒的好友,心想,真是醉的不轻。



小心地将高英杰翻了个身往已经醉倒一片七仰八叉躺的混乱至极的醉鬼群里一堆,被手臂压着脸的卢瀚文不满的哼哼两声,又睡得不省人事。

邱非不知何时过来了,眼睛盯着乔一帆手中玻璃杯里的琥珀色液体在迷离的灯光下闪烁着光晕,若有所思的样子:“你不沾酒。”

“…这个的话,”乔一帆轻笑一声,他轻轻晃了晃手里的东西,一饮而尽。随即他又从包里掏出手机,输入四位数密码,解屏——天知道今晚他这个动作重复了多少次,他自嘲地想,又熟门熟路的点进一个页面操作着什么。不过他并没有遗忘安安静静的邱非:“其实我酒量不赖。”

答非所问。

邱非托着腮看他,显然并不吃这一套,某方面来说邱部长确实是一个固执的人,“你不开心?”

“没理由不开心吧…学生会组织的跨年元旦晚会圆满收官,应该高兴。”乔一帆下意识抬头迎上邱非清澈的目光,心知这个颤巍巍纸糊一般的答案无法糊弄过直觉异常敏锐的邱非,对视五秒只好举手示意投降:“邱部真是…慧眼。”

这一回邱非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黑发青年的棱角在灯光下被磨合的分外柔和,像是在发光,“我当做夸奖。”

“不过,”乔一帆眉很快皱了皱又舒展开来,他在邱非的疑惑中穿上外套仔细扣好,背上包后才笑眯眯的说,“因为赶着回家,所以麻烦邱部把这群醉鬼丢上出租啦。另,我已经叫车来,账也结了,明早找会里报销。”他吹了个口哨,不顾邱非愕然而想打人的目光,很轻松的样子小跑着拉开包厢门不见了踪影。

…混蛋。

邱非面无表情的在心里谴责学长乔一帆,要他一个人运五六个大男人上出租?开玩笑。他又想乔一帆果然是个记仇的天秤座,一个小问题居然会回敬几个男人。真是,太,太不厚道了。

半晌邱非的微信弹出一条最新的信息,邱非一看,嚯。

[乔一帆:我确实不开心,非常非常非常不开心。]




深冬的北京已经很冷,呼出的白雾像一只白鸟上升,又很快泯灭踪迹。乔一帆步行前往地铁站,盘算着把方才卢瀚文跳在桌子上拉着宋奇英唱《北京欢迎你》的视频发在群里,鞋踩在松软的新雪上有“嘎吱”的让人牙酸的声音。

今晚是学生会组织的跨年趴,拉了赞助和领导,算是圆满成功皆大欢喜。处理完烂摊子被糊一脸奶油的郭少提议内部再来一轮,打了个哈欠的乔一帆刚想拒绝就被一众人封住了口拖向量版式KTV。嗯,场面很是不堪。


腕表上的时针已经迈过凌晨两点整了,swatch的表盘上是半抹弯月挂在灰蓝的天空里,将隐未现。乔一帆看了一眼,走得更快一些,地铁站却像海市蜃楼,也像跑不完的一千米跑道,总是差一段距离,M记大大的黄色标志分外明显,他开始考虑要不要加个餐,可胃里不合时宜翻滚起刚才的酒液混合着爆米花的甜腻,硬生生让他放弃了深夜发胖的念头。

一切都像是哑剧,乔一帆说不清是难受又或是其他,只是好像关于王杰希的一切念头都像是随凛风凝结住了,暗流涌动却无法翻滚起任何波浪,身体好像分裂成了两个人,难过将另一个他腐蚀束缚,可真实的乔一帆还在继续走着,一个人一条街,还有一个走不到的地铁站。




那天大雨倾盆,刚从教学楼里出来半路被狙击的乔一帆被淋的一塌糊涂,心疼自己刚买的帆布鞋,他呲牙咧嘴的挑着屋檐下走,看着便利店的眼神仿若再生父母,一头扎进去又差点滑一大跤。

据王杰希说,他当时像在地板上表演花滑。

他也是在抬起眼的一瞬间看见王杰希的。

躲雨的人不少,偏生干干净净甚至还穿了一套西服的王杰希最起眼。射灯给他打了一道偏爱的追光,俗气点儿说,好看的不得了。但其实后来乔一帆回想起来觉得自己还是会不由自主美化回忆的轮廓,否则怎么当时他所铭记的美好在对方眼里都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剪影呢。手里拿着一听可乐的王杰希看着他,笑了笑。

这个笑是什么意思?乔一帆现在都想不明白,你干嘛要冲一个陌生人这么笑呢。

乔一帆颇不自在的回避开视线,心跳的很快。

…这是初见,以至于后来的拉赞助的偶遇交换联系方式,再到后来水到渠成。

人的记忆就是那么奇怪,你可能记不清一个重要会议的时间点,可却会记得枝梢末端的小事,就像乔一帆,他甚至记得王杰希笑的时候耳机里的“You're whole lotta crazy.”,却忘了那一天是为什么急匆匆的从教学楼出来。





“谈恋爱好烦——”乔一帆被回忆烦的不行,在雪上狠狠蹦了几下,围巾打在脸上软绵绵的冰凉,雪花飞扬。



“哪儿烦了?”背后的声音吓得乔一帆浑身一激灵,颤颤巍巍回头又被黑着脸抱臂站在他背后不远处的王杰希吓了一跳。

乔一帆愣愣的,“……前辈?”

有点心虚。



王杰希冷哼一声,“都说了不许叫我前辈。”

“那……?”完全懵了。

“亲爱的杰希小宝贝。”

“……”半晌,乔一帆咬牙切齿的从震惊里回过神来后退一步,“你谁啊?”

王杰希淡定自若的前一步,“你男朋友,或许不止是男朋友?”

“……你。”乔一帆脸皮薄,硬生生被迫回想起了桃色故事。

“你怎么在这里?”退一步。

“来接醉酒的小朋友回家。”前一步。

“我没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退一步。

“你的手机上关联了我的定位。”前一步。

乔一帆瞪他,却因为心软的一塌糊涂半点威风都没有,再后退一步,退不了了,靠电线杆上了。

王杰希微微低下头看他,颇玩味的靠近些,他的味道和气息混杂着烟味酒味一起扑在乔一帆脸上,“问完没有——乔部?现在该我了吧。你怎么玩这么晚?”

乔一帆别开头装鸵鸟,看着地上的松雪,道:“开心。”

“和谁?英杰他们?”

“嗯。”

王杰希头疼的想生闷气的自家男朋友真是绝了,也懊悔几小时前被应酬烦得不耐烦而冷冰冰甩了一句放鸽子信息给乔一帆的自己,“错了,当时有一个姑娘向我这儿挤,可烦。”

“喔。”气鼓鼓。

“真的——”

王杰希放弃用语言表达了,有时候还是行动来的更直接些,他一把抱住乔一帆,一米八一的身着正装的成功人士将头埋在一米七六的乔一帆肩上,声音闷闷的传出来,倒是柔和了许多,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

“错了错了错了…摸摸毛气不着,一帆不生气好不好?”

乔一帆…乔一帆还能说什么呢,当然是没脾气啊:“…其实我不生气你去应酬啦…只是偶尔觉得我离你很远很远,远到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欢着我,又或者一切都是我的自作多情…?就很难过,像矫情的女孩子一样,会让你不舒服才对…”他越说越小声,最后干脆没声儿了。


夜风飒飒,云和月亮不知所踪。


王杰希叹了一口气,将把脸埋在衣服里的乔一帆抱得更紧一些,“想太多的小孩。反正你就随时记得我最最喜欢你。比可乐更喜欢一点点,比工作更喜欢一点点,比假期更喜欢一点点,比昨天的我,更喜欢你一点点。”



啊,月亮,出来啦。


————————🔚


好潦草喔(大爆笑

久违啦!


评论(5)
热度(87)
© 况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