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况  

[全职/王乔]超现实主义!(2)

·cp:王杰希x乔一帆
·意外贤惠却没谈过恋爱的医生x语死早社恐却暗恋过的作家。
·warning:ooc以及bug属于我。以及剧情走向诡异狗血,越写越差。(…
·by:况


—————————

《超现实主义!》(2)


(2)

清晨。


安文逸将手上的一大箱牛奶重重砸在地上,脸色难看极了,汗珠在鼻梁上面一颗接一颗的冒出来,天知道他本来并不是一个爱出汗的人。他摘下眼镜擦汗,将衬衫松开一粒扣子还嫌热,又把袖子各边各绕了三转,方才催命似的砸起厚重的房门。

“乔一帆你开门!别躲在里边儿不出声我知道你在赶稿子!老板娘让我给你送牛奶了…”顺便催稿。安文逸未念完的台词被一脸睡意朦胧的高英杰硬生生截断,他一愣,转而一个尴尬的微笑:“高医生?吵到你睡觉了吗…抱歉。”

高英杰打了个哈欠,摇摇头示意没事。他踩着拖鞋软绵绵的一路滑向洗漱室,还不忘背对着招手打招呼:“没事儿,反正我也要去上班了。进来吧编辑大人,一帆还没睡呢,在书房,你直接进来就可以,不用换鞋,下午阿姨要来打扫卫生。”

安文逸点点头,也不管高英杰看不看得见,费力的提起因满载兴欣部门爱意而沉甸甸的牛奶箱子,放在了鞋柜旁。轻车熟路的进去关好门,已经洗了一把脸清醒不少的的高英杰坐在餐桌旁,嘴里叼着一片白吐司,他又扔给安文逸一瓶罐装冰美式。含混不清的说:“喝点儿呗。我看你也怪幸苦的,每个月都要来催一帆,他懒的连签售会都不去,你还把样书抱来给他签…”高音杰好像意识到自己太啰嗦了,笑了笑总结道,“中国好编辑。”

铝皮罐在手中堪堪握稳,刚从冰箱里取出不久的咖啡对于一个还有些清冷的早晨并不是绝配,安文逸却拉开拉环灌了一大口,坐在椅子里揉揉眉心,“你不知道,我们老板娘把我扔出来的,生怕乔一帆修仙过多猝死,还买牛奶…”

没等高英杰反应过来笑出声,他又补充道:“我都已经加班两天了。这不月底吗,我们部门都疯了。稿子还没截完呢,乔一帆一个人接了仨,你没发现他这几天走路都飘着的?”

这些事新奇又有趣,高英杰笑点低,一边笑一边点头,“真的,昨晚起来上厕所,路过书房,里面一帆就一直碎碎念,‘不想写了我要玩游戏刷剧看电视撸猫’…一时之间,还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还算好,有时候叶神赶稿抽烟那叫一个猛,上林苑和个天庭似的。”

“啊真的?你们太酷了哈哈哈哈。”





两人倒是聊得很起劲,一直把打字打睡着趴在键盘上睡了俩小时的乔一帆惊醒,晃晃悠悠的揉着太阳穴出门倒水,飘过餐厅时看了一眼同时望过来的编辑和医生,叹了口气,摇摇头,声音沙哑悲凉。

“人间不值得。”

“......”

“......”




等送走高英杰,乔一帆靠在柜台旁,眼神飘渺无垠,遥遥笼罩着窗外枝头上一只欢叫的蓝羽喜鹊。他抿了一口水,唇边泛起稀薄如水雾一般的笑意,仿佛一触碰便会消散,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从那只喜鹊身上看到了什么,包括他自己。

“文逸哥,我又梦见了。”

安文逸正在埋头打字的动作一滞,他随即抬头,镜片后的目光仿佛想透过朦胧看到些什么,但他很快又想起,现在的乔一帆已经不再把所有事的所有情绪摆脸上了。

“…还好吗?”鬼使神差,他冷不丁冒出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

可乔一帆已经足够了解他,于是他笑了一声,可这次不再是虚无一般,反而沾染了一点少年人的灿烂,“好极了。可我总觉得,我好像配不上现在那么好,一切都和泡沫似的,太美丽,但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又是不是配拥有它们。”

安文逸将已经自动锁屏的手机倒扣放在桌面上,有碰撞大理石的清脆响声,他想劝慰乔一帆,又不知从何提起。那段记忆在飞逝的时光下被抹去的速度比任何人想的都快,可留下的痕迹却需要一辈子来铭记。

没等他开口,乔一帆又补充:“有一种丧失被爱和爱能力的感觉。”

语毕,他后退一步,堪堪避开蔓延上脚踝的从外铺洒而入的阳光。

安文逸到底站起来如一个兄长一样揉揉乔一帆的头发,“你特别好,比你想象的要好很多,反正,兴欣永远在。”

乔一帆一愣,“啊?刚,刚才我在说新文里的台词……”

“……滚。”安文逸咬着牙忍了片刻打人冲动,发现自己朝乔一帆果然没脾气,只好郁闷地缩在沙发里继续发信息。


半晌,他自言自语道:“你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没听见回音,抬头才发现乔一帆已经回了房间,烧开的水沸腾出水蒸气,间隔距离较大的水分子为稍冷的玻璃蒙上一层水雾。

而自己面前的桌面上不知何时放了一个U盘,安文逸知道这里面是稿子。于是他也就干脆起身朝房间打了一声招呼便心情颇放松的回了编辑部,开玩笑,deadline已经触手可及了好吗。



乔一帆听见大门关上的声音,深深吸一口气又吐出,重复两三遍,靠着冰凉的门板,颓然的缓缓滑下坐在地上。他将自己膝盖抱住,随意放在地板上的手机屏幕在昏暗的房间里布发出白莹的光。

有来电。开了振动模式的手机“嗡嗡”唤着在地上转动。

不用看都知道是谁。

乔一帆站起来将手机关机,埋入松软的层层被褥中。

他又想起凌晨那一通电话。

对面人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冷淡,却泛上一点被救赎的渴望,乔一帆不知道这是不是对他的。

“有时间出来吃个饭吗?”


乔一帆面无表情的向嘴里扔了一颗糖。


“不好意思,我最近有些忙。”

第一次拒绝他。

对面人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一声,熟悉的气息都从电话另一头传达,“等你有时间吧。”

嘟,嘟,嘟。

窗外的夜色浓稠。



其实到现在,伤痕已经痊愈的差不多。乔一帆努力的回想,却只窥见当时模糊的喧闹,最清晰的反而是Word文档上字数为“0”的样子,还有药片“噗通”一声掉在水里的声音。如果当时喝下那杯水会怎么样呢?是不是一切都会结束,与其一千只脚踩在身上不得翻身,浑浑噩噩了却一桩,结果会更好?

那已经是毕业后为了生活东奔西走,却仍不愿丢离梦想的事了。

“凭你?”

凭我?

而当他张张嘴,头一次竟觉得无可反驳,无处反驳,凭他,可以吗。前所未有的无力疲惫终于姗姗来迟,潮水一般将他淹没。

正因为太渴望才不可得,一个陌生人给予的温暖也才如此特别。

所以那个人笑着对他说“写的真好”的样子,现在都难忘。

那个人啊。

反正,最后都成了对方生活里的无名氏。





“乔一帆?”熟悉而陌生的声音将乔一帆从自己的世界里唤醒,他下意识寻找声音的来源,才发现自己居然不知不觉出了家门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



王杰希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出声叫尚不熟悉与了解的病人,对他来说这样实在难得,毕竟他懒。但也许只是看不得乔一帆像一只迷路的无翼鸟,也许只是想让他不要露出那种绝望到深刻的表情,也许,只是一念之间。

街上人来来往往,全然未注意到停下步伐的两个人。

乔一帆终于回过神来,看见王杰希,有些惊讶的一挑眉,“……王医生?”

王杰希大步向他走来,风将他的头发吹起,“是我。”

“你怎么…”

“你怎么…”

同时开口让两人愣了一下,王杰希先笑出了声,“默契度真高。我调休,家里有事。你呢?”

“我…”他觉得舌头有些打结,何况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出来。

王杰希仔细看着乔一帆的表情,好在低着头的乔一帆并没有注意。他发现乔一帆在说出一个“我”字以后就再无下文,像爱丽丝一样又迷失在梦境里,只是没有遇到自己的疯帽子。

而当乔一帆抬头时,王杰希想他也许并没有注意到,他眼里的悲伤几乎将他整个人淹没。

“买点东西,嗯。”

“是吗?”拙劣极了的借口。王杰希想,但他并没有拆穿。

王杰希上前一步,笑意柔软,“乔一帆,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嗯?”乔一帆还认认真真想了想,“你的生日?”

“不是。”

“端午?”

“不是。”

“……猜不出来了。”

“匮乏的发散思维哦。”

“……哪有。”

“不逗你了。告诉你,今天是抱抱日。”王杰希语毕,俯身抱住了乔一帆,一个完整的拥抱。

“我猜你需要一个王医生的治疗拥抱。”

乔一帆一怔,随即竟感到鼻腔在发酸,久违的有想哭的冲动。

于是他抬手,缓缓回抱住王杰希。

少顷,乔一帆先松开了这个略显突兀的怀抱,“谢谢…我,我觉得好多了。”

“嗯,好多了就好。那我先走了?有任何事电话联系,给英杰说也行。”

“好。”

乔一帆回身向家里的方向走了一段,无意识一回头,居然看到王杰希还在原地。

见他回头,王杰希自然的向他挥挥手,反而让乔一帆有些被抓包的不自在,点点头,拐进了小区门。



看乔一帆的身影消失,王杰希想。

糟糕了。

是心动的感觉。


近看才发现得了王杰希故作冷静的背后,细碎发丝下掩住的耳朵泛上红。

他突然原地蹲下把脸埋在掌心里。

好尴尬啊…



—————————tbc


久等啦qwq
刚才还和朋友说要是报名鸽王大赛这两天我一定阔以成为冠军!
接下来剧情有点恶心…各方面的复杂(。)没有修罗场和其他感情插入罢了(。)

(说好只是谈恋爱呢

越写越糟糕,哭了。


王杰希:糟糕,心动的感jio。
乔一帆:aqiu。

评论(6)
热度(62)
© 况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