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况  

[全职/王乔]渡。

*ooc、bug属于我
*cp:王杰希x乔一帆,时间线为兴欣夺冠三年后的全明星,有退役(雷请叉
*送给@南渡.  我也喜欢你 虽然很潦草 希望你喜欢

—————————ready?

渡。

-你会渡我吗。





“乔—一—帆!”卢瀚文尚带着婴儿肥的脸染上灿烂极致的笑容和酒精带来的迷茫,猝不及防出现在发呆的乔一帆眼前。

乔一帆吓了一跳,刚才发散的思绪泡沫一般顷刻被打破,手忙脚乱又小心翼翼掩盖下心思,他下意识“欸”了一声,好笑地看向卢瀚文找不到焦距的瞳。

今年全明星周末在H市举办,便是兴欣的主场,圆满收官后兴欣又提议组织了一次联盟战队内人员的聚餐,就在湖边,就在夏夜里,恰是月明星稀,清风疏朗。

时间过得很快。

就像当年的新生代逐渐成了荣耀战场的主力军,曾经封神的老面孔逐渐退役。就像这一次全明星,是王杰希最后一次全明星。

再厉害的魔术师,也还是输给了时间。

在场的都是王杰希的老熟人,分明早已见惯离别却还是惋惜不舍。也正因此,这次聚会的酒,喝得分外凶,连带着灌趴了不少小年轻,例如卢瀚文。

早有预知脱离开战局的乔一帆独自坐在窗边看天边一颗遥遥挂着不与星群相拥的星星,突然想,它会不会寂寞呢。但这个无法深究的无厘头想法很快就湮没在飘忽的思维里了,脑海里乱成一片,细细梳理却看不清源头。他不知道自己在烦躁什么,是因为明年将从方锐前辈手中接任兴欣的队长,还是因为兴欣这赛季状态尚未调整好,又或者是因为今天的醋鱼分外甜腻?

他想了又想,终于无奈发觉,让他如此不安的是,王杰希要退役了。


卢瀚文察觉到乔一帆的走神,虽是醉鬼,直觉却敏感不差赛场。他嚷嚷着东倒西歪,自己不自知差点儿撞向护栏,在乔一帆心惊肉跳的注视下又摇摇晃晃的站稳,大着舌头说:“你在这儿——一个人,一个人在这里,干嘛呀?一帆帆怎么不去喝酒啊,英杰还在找你耶…和我一起回去啦!你们的酒好好喝,好好喝喔。…嗝。”

大男孩稀里糊涂的说完,打了个酒嗝,又傻乎乎的咧嘴傻笑,看样子已经喝断片儿,难得可贵还记得乔一帆没被灌,雷达颇敏锐搜寻到了他的踪迹。

乔一帆没办法,深吸一口气,拉起卢瀚文躲进大厅,让他别再顶着一张关公脸喝风,一边好脾气地应答:“刚才太热,我出去避避暑,现在就回去。”

卢瀚文眨巴着眼睛跟他走,半晌许是消化尽了这番话。有些夸张地大笑一声:“你傻呀?里面空调二十多度,外面三十好几呢!你看你都出汗啦,我没有喔。”

“……”

没想到卢瀚文还能迷迷糊糊怼回来他的托词,早已在比赛中可熟练应对各种垃圾话,发布会上也能侃侃而谈打太极应付记者的乔一帆,难得,愣了一下。

这一愣,路还走着,想法就又跑偏了。



他突然想起第十赛季夺冠后那个晚上。

并不算是很久以前,也就是三年前吧。那个晚上兴欣所有人都疯了,别说魏琛方锐连吹几瓶冰啤,就连叶修都一反常态突破了自己——一口白,两杯啤,然后光荣睡死在一堆人中间,手边躺着奖杯,手心里还捏着冠军戒指,听着众人绝不算轻柔的喧闹愣是没醒半分,只是嘴角隐隐有了笑。

乔一帆至今都记得当时的感觉,太飘了,看谁都笑,跳跳都觉得自己可以飞。正是怀着这样的感觉,他大半夜独自穿过马路去上林苑对面买奶茶时,捧着冰凉的仙草冻奶茶转身,脸上当机默认设置许久的傻笑慢吞吞的,变成了震惊。

他看看自己的表,两点三十一,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凌晨,那么眼前的应该确实是活着的王杰希…吧?

王杰希也有些惊讶的样子,白天一直戴着的鸭舌帽把他头发压的东倒西歪,现在还没回过型,兴许是半夜想着没人也就没打理。他手上捏着方便面的袋子,另一只手还拿着一瓶冒着白气儿的冰可乐,身上是白天穿的常服,只是脚上一双人字拖,显然是半夜饿了,周围环境不熟悉不敢乱走,只好委委屈屈下来在便利店买续命用的。

最后还是稍清醒的王杰希先开口了:“好巧。恭喜兴欣夺冠,也祝贺一帆你。”

喝酒误事。

现在的乔一帆无比痛苦的复盘,因为一点也不模糊的记忆告诉他,当时他只是傻乎乎的冲王杰希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似的,将还没有插吸管的奶茶递给王杰希。

“队长你喝吧,这家可好喝了,可惜没有外卖,唉。”

王杰希一挑眉,顺着接了,打量着奶棕色的液体和里面晃晃悠悠的黑色仙草冻,高深莫测的“噢”了一声,又看看乔一帆红彤彤的脸,突然发觉原来小孩已经喝醉了。

他不急着回酒店,反正一个人睡,现在也睡不着。

“好遗憾,奶茶太甜了,还是一帆喝吧。”

乔一帆听及此倒是委屈了,努力睁圆被困意侵袭的眼睛反驳:“队长,这是半糖,一点也不甜,好喝。”

两人就这样在王杰希的有意操控下来了三五回合,终于乔一帆气了,鼓着腮帮子——好像他醉酒时会比平常的正经放肆的多,否则他哪敢和王杰希辩论一杯奶茶到底甜不甜还耍小脾气啊。

王杰希看着好笑,又见乔一帆打了个泌出眼泪花儿的哈欠,提议道:“你还记得路吗?我送你回去。”

哪想他刚转身准备拉乔一帆过马路,刚才还好好配合的乔一帆,突然拉住了王杰希的袖子。

有些异常的行为让王杰希几欲扭头,“你怎么了?我送…”

这句话被截断半截儿,王杰希扭头的动作也戛然而止。

因为他听见乔一帆带着哭腔。一字一句仿佛从喉咙里挤出来的话。

“队长,我,我一直都想问问你啊…你觉得,我现在好不好?”

没听见王杰希的回答,乔一帆几乎开始哽咽,“…抱歉,队长不回答也可以…我就想问问,没别的,真的…”

他语无伦次,眼前因为蓄着的泪水模糊视野,他又不敢抬头,生怕看到王杰希冷漠的眼神,手指不自觉地松开了,乔一帆的勇气在那一刻被酒精、夜风所鼓舞,刹时燃烧出烟火最美妙的样子,却又即可殆尽,这种沉默让他分外难受,丢脸难堪,不由自主地,他向后退了一步。

下一秒,王杰希带着一个简短的只有两个字的回答,用自己的唇,撞上了他的。

“很好。”

你别说,乔一帆的眼泪一半是被撞出来的。

真挺疼。



有一个定律,简短来说,就是你越想着谁,越容易遇着谁。

乔一帆架着站不稳的卢瀚文,颇有些尴尬的朝刚从拐角洗手间出来的王杰希,扯开了一个笑。那厢王杰希还在垃圾桶旁边甩着手上的水珠,他一眼看见乔一帆搀着卢瀚文歪歪扭扭从走廊另一头以一个奇妙的姿势走到这边,宅男体制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两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概括性的讲,就是前队友,细化点儿,是亲过的前队友。

小孩儿当时还叫自己“队长”来着,他怎么就鬼迷心窍,把人给亲了呢。王杰希在此时此刻,面无表情的想,眼见着乔一帆气喘吁吁看向自己惊恐的眼神,又紧跟上的商业笑容。突然明白了一点鬼迷心窍的理由。

好像这样的行为,能够证明自己在乔一帆眼里与其他人是完全不同的。真幼稚,他暗自唾弃自己,都奔三的人了,母胎solo多年,头一次就这么难搞。

压了三年多的念头非但没有因为时间淡化,反而每一次见到对方这个念头都会被涂抹一番,以示存在。王杰希回应着乔一帆,帮他提拉起卢瀚文,算不上温柔的与乔一帆一同提着向大厅走。

乔一帆还能隐隐约约嗅到王杰希身上洗涤剂的香味儿,带着一点烟草和食物的烟火气,还有他用的大概是洗发露或沐浴露一样的东西味道。这些味道将王杰希在乔一帆脑海中一个不大分明的轮廓具体化为一个更加鲜活的人。他不知道怎么开口解围,只能期盼一路磕绊居然都睡香甜的卢瀚文快点儿醒来,再不济,快到会场也成啊。

正当他绞尽脑汁找着话题时,王杰希平静开口了。

也恰好是乔一帆想了一晚的。

“我要退役了。”

乔一帆没料到如此直白,一点儿铺垫寒暄都没有,打了小半个赛季。兴欣与微草还没有正面交锋,自然也是很久没有遇上,怎么着,也得说几句吧。但他斟酌了小半天,还是干巴巴道:“……队长的故事不会就此结束的。”

这话把王杰希逗乐了,“哪还能怎样?我可不继续为荣耀女神搬砖了。”

哪想乔一帆突然停步,一双眼亮晶晶的又极其认真的看向王杰希,“我的意思是,星星永不陨落。”


“……噗。”

“…队长你不要笑我…我认真的。”

“我知道,“王杰希咳了几声掩盖,空着的手拍拍乔一帆的头发,笑,“我没有笑你。我只是觉得你是个好孩子。”

这和好孩子有什么关系。

乔一帆想。


等安置好卢瀚文,乔一帆本想着可以戴着耳机缩在兴欣席位里安眠片刻。没想到刚一转身,就被王杰希拉着手腕带走了。

王杰希使力压根儿不大,勉强带着他走,看来是算准了乔一帆不会挣脱,光明正大,心安理得的拉着人家走。乔一帆一是傻眼了,二是确实好奇,心底里有个声音蠢蠢欲动,探探脑袋又沮丧缩回去。

等到了地,乔一帆发现这是刚才他看星星的地方。

巧合也罢,反正多少本是无意的举动因有心偏袒,渲染了无限暧昧。

等着,王杰希开口了。

他今天穿着也是很随意,里面短袖搭一件敞开的衬衫,下身搭一条浅色系破洞牛仔裤。再带一双板鞋,硬生生把王杰希年龄拉低了好几岁,连带着染上少年的独属眸光,闪闪发亮。

“你想去哪儿呢?”

乔一帆又给问懵了,“我?”

“对。”

“都好吧…”兴许是觉得太敷衍了,乔一帆又不好意思的补充一句,“我想去远方。”


良久,他听见。

“那我和你一起。”

一切星光灿烂。

——————————end。

好尴尬呀,感觉已经不会写结尾了呢…

评论(18)
热度(109)
© 况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