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况  

[韩戴搞事周年庆/18:00]来日方长。

-非典型学pa,恋爱暗示。

-BGM→parties-Jake Miller


——————



1.

 韩文清被朋友们簇拥着进酒吧时,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同样被围在人群中的戴妍琦。那一天戴妍琦涂在唇上的口红已经剩的不多,所余在唇角的一点被酒水晕开,像一朵绽放在白皙肤色上的花,介于粉和红之间的颜色,被迷离灯光渲染的分外好看。


女孩子在大家已经语不成调的玩笑中开怀大笑,韩文清却觉着她是最清醒不过的,哪怕眼角已经红了,可着实不像一个醉鬼,反倒分外迷人,颔首垂眸都是风景。


韩文清抿着唇,彼时他并不知道这个姑娘姓甚名谁,却不由自主想。


……她真好看。


2.


“所以,你就是戴妍琦?”韩文清手拿点名册,站在教室门口打量着连校服拉链都拉在最上端,模样乖乖梳着齐刘海扎着高马尾,甚至带着一副圆框眼镜的小姑娘,开始质疑起了自己的记忆力。


这个怎么看都是乖巧三好学生的戴妍琦,真的是几个月前在那种场所谈笑风生,一字肩短裙穿在身上,能熟练的从手包里拿出小银管补妆,甚至面对他被一群哥们儿以大冒险输了为借口上去要联系方式时,可以面不改色的用眉笔在他衣领上写下自己微信号的…女孩子?


虽然他也没有加,只是闹了好一段时间的红脸,连那件白衬衫也心虚似的压在了衣柜最底层而已。


仅此而已。


假装那个疯狂的毕业派对夜晚只是一场模糊的梦。



戴妍琦显然一时没有认出来眼前的韩文清,她因为迟到而有些心虚地移开目光,不敢直视据说是今年刚接管他们班的班主任这一届最得意学生,也是她学长的韩文清:“是的学长,我就,就是戴妍琦。”


半晌没听见回音,戴妍琦偷瞄了一眼,就被韩文清蹙着眉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吓到了,再加上韩文清生的高,仰望背着光,活生生大白天给韩文清涂抹了可怖色彩。她一惊,便下意识后退一步,不敢说话,只敢委屈巴巴时不时看看韩文清。


韩文清也并不知道自己不过走了个神就给学妹留下了阴影,回过神来他掩饰似的咳嗽两声,侧身让戴妍琦进教室:“下次不要迟到了,高三任务重,课程紧张,错过不好,快进去吧。”


戴妍琦一看老师已经开始今天的知识点,也来不及说些什么,只急匆匆一句“谢谢学长”便冲了进去。


留下韩文清敛上教室门,木门吱呀一声冗长的响,遥遥划过了已经开始闷热的夏季清晨。


3.

韩文清是戴妍琦班主任刚送走的高三毕业生,他自高二参加学生会会长竞选开始便蝉联会长一职,办事能力在校内是出了名的可靠沉稳,更难能可贵的是韩文清也一直稳居年级理科成绩排行榜前三甲,很少跌出去。


唯一算得上缺点的,大概就是十七八岁的年龄,长了一张格外深沉的脸,每当他面无表情,便看上去分外严肃,导致他明明想着“今晚吃什么”,却被路过的学妹学姐揣摩出了“今晚杀哪位”的味道来。


也正因此,班主任才会半开玩笑地打趣韩文清不如毕业这个暑假给他新接的班在学校补习期间当助教,传播传播学习经验,给学弟学妹们提个醒。


韩文清对着点名册改作业,效率飞快还不忘登记作业完成分数,字迹工整严谨,一如他挺直的脊背。老师在一旁挑着卷子备课,看他这幅模样没忍住笑了一声:“文清,你可真是帮大忙了,听那群孩子的高二老师说,还没见他们上课那么乖过呢。”


韩文清一怔,手上动作不由自主放慢了,不确定的重复一遍:“我帮大忙了?”


“对啊,要不是你时不时去瞪他们几眼,指不准儿这群不想补课的小兔崽子们会闹翻天。”


“……”


沉默没持续多久,韩文清看着布满清秀笔迹,虽然步骤简略却步步正确的作业本,不知怎的,鬼使神差状似无意般开了口:“老师,这个戴…戴妍琦,正确率很高。”


哪想老师颇感兴趣的凑过来看了几眼,赞赏点点头,“是啊,人家是高二年级升上来的理科年级第三呢,还特别乖巧,要不是会长现在是和她一个班的年级第一的肖时钦,指不准就是她啦,小姑娘毕竟文静的多,可人缘据说很不错。”


老师滔滔不绝表现着对她的喜爱,听在韩文清耳里又是另一番滋味了。


戴妍琦…文静乖巧?


他无意识皱皱眉,总觉得这个词组和那个他看见过的神采飞扬如鱼得水的女孩儿有些违和。


4.

戴妍琦收好包时教室内人已经走光了,连值日生也不耐傍晚好时光埋没在飞舞灰尘中敷衍了事,独留戴妍琦修了正常上课时间的半个晚自习,写了大半作业才准备收拾着回家。


她小心拉好书包的拉链,又检查一遍桌肚没有无意间落下的练习册才锁好教室门准备走人,哪想一转身就看见了走廊尽头同样收着钥匙转过身的韩文清。


“……”戴妍琦本想假装不认识走过去,没想到这位据说对女生很是拒之于千里之外的学长,居然颇惊讶一挑眉,向她挥了挥手,自顾自走向了楼梯,自然流畅的一串动作,反衬的戴妍琦分外尴尬。于是她只好回以一个笑容。


就在韩文清下了台阶好几阶,恰好走进灯光映照不到全身的范围时,他突然回过头看还在原地发呆的戴妍琦。语气四平八稳,仿佛只是在谈论一道题目。


“天黑了,我送你到你家路口,女孩子不安全。”


韩文清说完也不等被惊住的戴妍琦同意,自顾自走了几步,回头见戴妍琦没跟上,难得放软无奈道:“放心,我只是担心你人身安危。”


戴妍琦也不是扭捏作态的人。她确认手机屏已经锁定在“110”的界面,又摸摸包里随身携带的美工刀,下决心一般小跑着跟上人高腿长的韩文清,长久没有运动的她气息有些不稳:“谢谢学长,真是麻烦了…”她断了顿,看向步伐没有丝毫迟疑向着校门口走去的韩文清,真实的有些诧异了:“学长知道我家在哪?”


“嗯?怎么可能知道,我还没来得及问你。”


“……”


好像邻牙利齿在这人面前失去了作用啊。在告知对方一个离家稍远的路口后,戴妍琦认命的跟在韩文清背后破罐子破摔想着。不至于吧,学长都那么好心吗…刚才那道题怎么也算不出来,好烦…周五晚上还去不去那家店啊,好想喝酒。


正是这么走着神,戴妍琦狠狠撞上了韩文清脊背,这么一撞眼泪都给她撞出来几滴,她捂着额头一边呲牙咧嘴抗拒着疼痛一边向韩文清道歉:“对不起啊学长我走神了刚才…”


韩文清好像迟疑了一会儿,方才带着犹豫开了口:“戴妍琦。”


始作俑者一个激灵,不由自主站直了。


“在!”


这倒是让韩文清诧异了,片刻以后大男孩看着如临大敌的小姑娘被逗笑了,低沉的音色被喉咙润色成一声格外柔软的轻笑,“你的微信号,还是之前那个吗?”




......




良久以后,久到红灯变成绿灯,绿灯变成红灯,LED屏上广告换了一个又一个,他们站在人流涌动间的安全岛上面面相觑。


当然,是韩文清略带迷茫的看着显然眼神写满了“卧槽”的戴妍琦,思考着发生了什么。



“戴妍琦?”


“...戴妍琦?”


“你还好吗?”


韩文清差点儿就没忍住学着自己弟弟的样子张开五指在戴妍琦眼前晃一晃。



紧接着,他就听见已经在他眼里看不太透的学妹,很冷静的说。



“卧槽。”


“.....嗯。”


5.

韩文清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戴妍琦十分潇洒一解发绳,柔软的发丝便倾泻而下散在肩头,尾端微翘,在霓虹灯下焕发着光,厚重的眼镜也摘下卡在领口,她随即转身看向显然有些当机的韩文清,脸上表情比白天那个寡言女孩生动得多:“所以,学长你就是那个晚上想撩我的臭男人?”


他没想到对方先将一军,又看见她脸上一闪而过的狡黠,韩文清了然,淡淡说道:“比起已经高三毕业了,在父母允许朋友陪同下的我,刚刚上高三的身为女孩子的你才问题更大吧?”


“.....”戴妍琦一时无言以对,瞪着韩文清半天说不出话来,这样的她俗气点儿说,就像一只被人抢了栗子的松鼠鼓着腮帮。


“算了,以后这种地方少去。”


“凭什么?”戴妍琦总算反应过来,与此同时她分外嘲讽地开了口,“凭你是我的学长?我父母长年在国外,从来都不管我,你又觉得你以哪种身份?”


韩文清像是没有听懂她的讽刺,思考了一番,开口说道。


“凭我关心你。”


“......”


“走了。”


戴妍琦不自觉跟着对方走,跟了一小段,她好像刚刚清醒一般,手背贴上脸颊,一片烫意。


完了完了。戴妍琦盯着韩文清的背影,愣是觉得这个背后看像她爹的男生,特别,特别。


......清新脱俗。


不对。她摇摇头又自己否决掉。


......动人心弦?


差不多吧。


6.

“所以那个微信号是你的吗?”


“不是。”


“那是?”


“我...嗯,你猜呀?”


“.....”


“学长要我的微信号做什么呢?”


“...你白天错了一个不该错的题目,我在手机上写了正确过程,想等你回家发给你。”


“...告辞!”


“别。”


7.


这条路好像很长很长。


8.


“那就到这里吧,我看你进小区就走,到家给我发信息。”韩文清在路灯下止了步,对着戴妍琦一板一眼说道。


戴妍琦仰头看着同样看向她的韩文清,笑了起来,明艳又动人,唇红齿白,被风拂起的发丝吻过她脸颊,她的眸子里闪烁着最最年轻耀眼的光泽,“谢谢学长,辛苦啦!”


“不碍事,我家不远,换乘地铁也就是十分钟的事。”


戴妍琦点点头,没等她开口,韩文清竟然又开口道:“戴妍琦,你以后要好好爱自己,少去那种地方,少交一些不熟悉的朋友,妆记得卸,否则伤皮肤。”


他难得啰嗦,话是陈腔旧调,却破天荒不让戴妍琦讨厌。


戴妍琦也没说什么,先向前跑了几步,直到下一个路灯光下才转过身,耳畔是蝉鸣虫吟,还有月色晴朗。


“学长——我想和你考一所大学。”


“...那你还得更努力一些。”


“我会的,你,等我一年好不好?”


韩文清又一次打量着这个女孩子,她在夜里都像发着光,沐浴着暖意。


他笑了。



“好。”



“我们来日方长。”




————————END.



很开心可以参加这次韩戴搞事,主催蓁蓁辛苦啦!



评论(5)
热度(36)
© 况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