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况  

[王乔夏日祭/05:00]Mental receipt

[夜间组—《Feels》(Calvin Harris)+新加坡司令(白兰地)]

>哨向星际paro
>战损流血要素

____________

1.

“……长官?”

他的声音微微在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寒冷又或是其他,向来波澜不惊的语调在这一刻支离破碎,又勉强拼接,最终只得一句早已久违的称呼,轻轻掷落在浑浊的空气中。

“……”

“……长官。”

这一次要笃定的多,他半跪着近乎是爬行过去,早已破烂不堪的长裤衣物被尖锐石头划出深浅不一的痕迹,沾染上尘土,又晕开血液。

精神体早已因为主人太过虚弱而消散在体内,现在荒无人烟。

手肘半撑着,刘海湿答答挡在眼前,视线因疼痛模糊不全,只影影绰绰望见那人的身影,静静躺在硝烟之外,尸体之中。

快到了。

差一点就到了。

他尝试着用精神力去链接,灰紫色的光在黑暗里一闪一闪,伸出半途又彻底晦暗下去,点点光晕泯灭在空中,呼出的信号,更是一片死寂。

伸出手想去抓住对方,却总还差一点。肋骨好像断了一根,手上动作稍有偏差便扯着全身疼。鼻尖冷汗直冒,因为浑身大大小小的伤,啪嗒,滴在土里。

那把跟了他好几年的太刀不知何时已经被甩开在了好远的地方,正好插在敌人的胸口,刀尾端挂着的坠子微微摇。

太刀还是王杰希给的呢。

这个念头水一般滑过脑海,转瞬即逝,像一声清浅叹息,不留痕迹。

最后一次,他想。

然后,伤痕累累的手圈住了那人的手指,用了些力,又脱力般的松开,最后一点力气,也只是与对方十指相扣,指缝相贴,汲取着这个星球上唯一剩下的热度。

晚安。

他无声说道。

闭上眼睛,好像还是当年相遇。

王杰希笑着说,快睡吧小孩儿。

2.

星空舰内部人员来来往往,除却普通人随意穿行在过道中便于随时维修战舰内部,哨兵和向导皆按照惯例队列行走,匆匆赶往公会或其它工作地点。

叶修叼着根烟半倚在兴欣舱门口,瞅着以王杰希为首的微草小队眼前一亮,当即一挥手:“呀,可久不见,大眼儿最近怎么样?”

王杰希看着叶修脚边神态与他同出一辙的小白龙,眉不自觉一皱又舒展开来,一直趴在他肩上的幼体形态黑豹也颇欣喜地一摇尾巴,轻跃而下,头亲昵蹭着一脸嫌弃却并未闪开的伙伴。

“……”王杰希眼角一跳,回避开叶修带着戏谑的目光,提拉起自个儿不争气的精神体,手指一戳对方甚是无辜的脸,才看向叶修:“还行,你呢?”

叶修正看的乐呵,听及此笑出了声,拍拍自己肩头示意小龙爬上来,转身欲走之时还不忘伸手招呼了躲在王杰希背后一群小队员,“都跟着我啊别走丢了,兴欣大着呢,绕路都绕晕你们。”

走了一小段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点一根烟才用差不多只有二人能听见的音量说,“我好着呢老王。”语毕,他点燃了一根烟又道,“你这精神体暴露你本性的特点还真是让人心生欢喜。”

“……告辞。”

“别啊!多好的小猫,你说是吧?”叶修伸手逗着黑豹,换来对方一声“嗷”。

王杰希只觉得额角直跳,又不好当着高英杰他们的面教训精神体,此刻忍的更是难受,只好瞪一眼叶修,换来对方一记看上去茫然的挑眉。

叶修带着他们七拐八拐,王杰希有些路痴,被巷子路口弄的一愣一愣的,前者还游刃有余,吊儿郎当的在前面引路,小龙看一眼后面一群走惯方块路因而晕头转向的哨兵,不屑移开视线。

“……”王杰希想着事,自然不会去在意,反而是一直打量着叶修背影的高英杰恰好接受到叶修精神体的蔑视,他一愣,直到头顶的猫头鹰叽叽叽炸翻了毛才反应过来,欸,好像被叶神鄙视了。

确切来说,是叶神……的小白龙。

路途算不上漫长,约有五六分钟,就到了兴欣。兴欣坐落战舰深处,门面蒙尘,一副老旧样子。刘小别才嘟囔了半句“就这儿”,话还未说完就被王杰希一抬手制止了。

叶修一笑,“到了。”

语毕,他向旁边一让,作势请状。王杰希微微颔首,道:“一起。”

“成啊。”叶修正欲走进门内,里边儿就先行出来一人。

来者眼光先是落在叶修身上,随即便是一愣,像是未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微草小队。叶修见状,向双方解释:“这次微草来和我们对练……”他看一眼显然愣住的王杰希,嘴里的话拐了个弯,“……顺便做一些任务练手。”

可惜此刻并无人听他这番说辞。

最先回过神来的是乔一帆。这位一年以前才转至兴欣的向导还很年轻,重新训练的精神治疗能力如今运用起来也是得心应手,再加上星际擂台赛兴欣的怎么也不算差的表现,如今也算是找到自己的真正落脚处。

不过,再怎么样都无法掩盖的过去是,他以前是微草的。

乔一帆将手里的资料抱紧了一些,回避开王杰希最先锁定在他身上的视线。拥有大猫作为精神体的前上司显然并不是一个好的对视和寒暄对象,更何况只是看一眼罢了,自己的精神体长毛兔就恨不得缩成一团——想必她也还记得当年被黑豹一口叼住的过去。更不好的是,王杰希的眼神带着不容忽略的……幽怨和恼怒。

……嗯。

他当时一言不发就跑了确实不够地道。

乔一帆索性目光微微放远,状似看高英杰实际视线跟本没个着落,只是遥遥落在他的袖口上,语调疏远冷淡,丝毫没有客套的意思:“各位午安,欢迎来到兴欣。”话音刚落,他又看向一直饶有兴趣打量着他表情的叶修,微微发窘,他那些事儿叶修可都是知道的,但他到底还是真情实感笑出一个弧度:“前辈,我去给小安送病例报告。”

“去吧去吧。”叶修挥挥手,眼看着自家单身向导走出去好几步微草的人还都是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打趣道:“怎么着,人身上带了迷魂汤,还走不走啊?”

最先回过神来的是队尾的袁柏清,他一推前面的刘小别,又推到高英杰,最后高英杰一个激灵才让王杰希回神。

王杰希垂下眼帘,祖母绿的眸子看不明神色:“走吧。”

良久,袁柏清小声和刘小别说。

“我怎么觉着……一帆变了不少啊?”

刘小别一蹙眉,揉了揉本就不太顺的头发,只觉得这个乔一帆与以前那个怯弱少年似乎变了很多,细看却又着实说不出来一二,只觉得,他们终究有了千里隔阂。

到最后他回复袁柏清的只是一声叹息。

“……长大了吧。”

3.

“帆儿!”方锐从背后扑上兀自站着发呆的乔一帆,对方尚且单薄的身子被他压的一个踉跄,回过头看见方锐一张笑起来颇元气的脸脾气又都烟消云散。

乔一帆把方锐扒拉下来,一边想着全星际估计也就这位前辈会叫他“帆儿”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把这么甜腻的称呼叫的浑然天成,仿佛这才是正道,一边思索着方锐是不是又胖了。

“前辈怎么找到我了?”他有些好奇,脖子围着的兔子也露出一双栗色的眸子盯着方锐看。

哨兵大大笑弯了眼,“我到处找你呢,叶修喊我俩和王杰希打一场。”

“王杰希……?”乔一帆张了张嘴,愣了好几秒才迟疑了一下,重复道。

“嗯。”方锐挂在他身上没个正形,一边拖着他往擂台走,一边从地上捞起自己的鳄鱼崽子,应了一声又懒洋洋道:“随便打打,你别有心理负担。”

“……不会的,只是确认一下。”乔一帆顿了一会儿才说。

“是吗?”回答他的是方锐一声笑。

王杰希靠在椅背上假寐,周围人都自觉离他远了些。然而透过精神体的视角,他看见正和包荣兴袁柏清玩桥牌的刘小别龇牙咧嘴恐吓赢了牌的两人,又被对方按着在脸上贴住几张小纸条,甚是狼狈;唐柔倒是意外的和高英杰合得来,这位看上去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好看姑娘在这一刻和高英杰盘腿坐地上不知聊着什么,王杰希猜是战术,因为唐柔难得话多了不少。

小黑豹的身体很是灵巧,上蹿下跳的视线倒也没让王杰希有些许不适感,反而有种诡异的熟悉和欣慰,脑海刚刚闪过这个念头,他就察觉到自己家小动物猛地一停,然后仿若打了鸡血一般向前猛地一蹿,又借势踩在路过的罗辑肩上弹出去,把后者吓得眼镜都掉了之余,狠狠冲进一人怀里。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一直到精神体颇为亲昵地蹭了又蹭,他才惊觉——这不乔一帆嘛......意识到这一点,王杰希反倒是感觉兴趣来了,身子都不自觉坐直,赞许的鼓舞传达给了小动物,后者变本加厉,尾巴都缠上了手忙脚乱的乔一帆的小臂。

乔一帆心里苦。

先别说这只大猫猫本身体重就不算轻,在他身上到处转悠更是分外不适,况且还乱蹭,自家兔子胆子小,此刻更是吓炸了毛,到处爬,就差蹲在乔一帆头上。再者,能在基地里到处晃的小豹子,不是上午刚刚来的王杰希的精神体还能是谁?换言之,小豹子看见的一切都是王杰希能看见的。

捋了捋思路,身边的方锐除了按捺住自己的鳄鱼崽子防止以为是场游戏冲上去添乱以外就再无其他动作,兴致勃勃看着乔一帆原地打转,接收到他怨念的视线,还装作没事人一般摊手,就差拿出摄像机摄像了。乔一帆觉得,着实丢人。

等他终于抓住小豹子,后者还一副无辜模样,头一歪耳朵一怂,恶意卖萌的同时还不忘将尾巴缠得更紧,占有欲显露无疑。

趴头上的兔子瞪它的眼神近乎可以怼出一个窟窿。

饶是乔一帆一个一直跟着体能训练的向导在这一刻都气息不稳,他拎着豹子的后颈皮,语气近乎凶狠,诸不知在王杰希眼里和他头顶兔子的表情如出一辙,反倒让王杰希有了笑的心思。

“长官...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黑豹眨眨眼,看上去茫然极了。

乔一帆和它对视了十几秒,终于在小豹子以为是和它玩新游戏而兴奋叫了一声以后投降,手一松,它落下地,随即摇摇尾巴跑回自己主人所在地。

方锐见状拍拍手站起来,“玩够了?”

“我哪有和它玩?我在正当防御!”

“反驳无效。”方锐手刀状轻击乔一帆脑门儿,领着郁卒的乔一帆继续走。

“卧槽好可怕...刚才长官睡觉的时候突然坐直了,还在笑!”

“啥玩意儿?诽谤,举报了。”

“骗你...骗你是哥布林啊!”

“切,谁稀罕。”

4.

对战是在进行约莫二十分钟,双方阵型都乱的不行,并由于方锐的嘴炮而升华成掐架及精神力乱成一团相互嗷嗷咬而不是训练意义的对战后,乔一帆被王杰希的豹子叼住扔向空中后结束的。是的,扔向空中。

这着实是个值得纪念的时刻,毕竟就在此时,王杰希本人的后衣摆正被方锐的鳄鱼死死咬住,他又在和方锐贴身肉搏,不得不在原地绕着分外碍事的大鳄鱼和方锐打的同时,还得忍受垃圾话在耳边不间断放送的折磨,而当他察觉到自己玩脱了的豹子正做出了什么好事——把它分外喜爱的向导先生当做玩具一般抛向空中离地五米高后,自己的衣服,自被咬住的部分由下而上撕裂开来,露出他着实很喜欢的一件黑衬衫,并且,方锐力道并不是很足却是朝他脸而来的一拳被他及时避开,砸在锁骨上,还好不算很痛。

听说如果某一段时间实在特别,每个经历或参与旁观了的人都会拥有这段回忆的上帝视角。

比如围观诸多人中难得没有愣住的高英杰。他心想,他会一辈子记得这一刻,毕竟就在此时,他的挚友乔一帆和兔子正在空中预备自由落体,他的长官及老师风度失了大半(包括他的外套)正和他的前辈毫无章法的掐架,招式很是刁钻,一招都没见过。

终于,王杰希以挨了一拳为代价脱离战斗率先冲上前去准备接住在半空扑腾的乔一帆,方锐一怔觉着自己不能输,也向前冲去,还不忘扯王杰希的袖子试图拖累对方进度,鳄鱼不知何时趴在了二人面前,顺利添乱并导致他们脸朝地摔了一跤。于是,三秒以后,乔一帆以“砰”一声闷响和他的闷哼为这场诸多人围观的战局画上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句号。

万籁俱寂。

直到叶修一声没忍住的笑打破沉默。

乔一帆没好气的靠着方锐蹒跚前行,说不上伤了哪儿,只觉得有些滑稽,并且有些…丢人。方锐陪着笑保证着过几天给他带霸图最好吃的小蛋糕,据说出自韩文清之手,独家秘方,再无第二。他听着方锐满嘴跑火车,心里倒是舒坦了不少。

“啊,一帆你先在这里休息,我去取个东西就来。”方锐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将乔一帆安置在旁边坐着,朝他挥了挥手示意去去就回。

乔一帆刚抬起打算回应的手,在看到王杰希以后僵住了。

……淦。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王杰希倒是自然无视了乔一帆眼神里的“请你快点快点走开”,坐在他旁边一点犹豫都没有,战斗以后又变回幼体的小黑豹也一跃跃上他的膝头,享受着王杰希的顺毛,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兴欣待的惯吗?”

乔一帆想了想,实在没忍住回呛的冲动:“待的不惯,我能回微草吗?”

王杰希非但不恼,反而还思考了一番才作答,“你在微草待不惯的。”

“关于这种事,你并没有问过我吧。”乔一帆说出口就后悔了,但他还是挑衅一般道,“长官?”

“……”这次王杰希没说话了,顺毛的手指也停了下来,他眸光幽深,看向乔一帆,这让乔一帆有一种自己是猎物的错觉,而王杰希是狩猎者。

这种感觉着实很奇妙。王杰希分明并无动作,可身为强大的哨兵,精神力之强也不必赘述,此刻更是由于面前与他格外契合的向导侵略性极强,硬生生压迫的乔一帆说不出一句话,却诡异的无半点反抗的欲望。他咽了口口水,又一次避开王杰希目光:“…然后呢?”

王杰希道:“没有然后,只是想你了。”

“……”

这句话的杀伤力比每个人想的都大一些,就连小黑豹都僵了一僵,不忍直视一般将头埋进柔软的衣料里。

好半天乔一帆才一皱眉头,努力忽略心里对此的动摇,偏移开视线站起身:“长官,我还有事要交接,先告辞了嘶…”站起来才想起,脚踝摔伤了,此时更是冷却许久又骤然爆发的疼。

乔一帆突然发现每当他语气不好的时候,王杰希就会慢悠悠思考个对策,等沉默够了再捡一个无关紧要的话题出来。比如现在:“你那儿都肿了。”

不得不承认,这种回答总是让他无由头升起的戾气消失一大半,对付他也真是非常有效了。

这让他有点泄气。乔一帆摇摇头,道:“不碍事。”

王杰希站起来了。

他比乔一帆高一个头,身形大半个号,现在站在面前更是可以将乔一帆完完整整圈着。后者下意识抬头,只见王杰希俯下身来,手肘撑在他耳侧的壁上,另一只手扶着向后退的乔一帆的腰避免他摔着,温热吐息铺洒在他耳边,烧出一片蔓延趋势极强的粉晕:“一帆,你是不是以为我要吻你?”

乔一帆终于回过神来了,心跳如雷。他推开王杰希,殊不知自己这副模样半点杀伤力都没有。

“怎么可能。”

“那现在呢?”趁着乔一帆意料不到,王杰希飞快在他唇上蜻蜓点水一般一吻落下。

“长官,您算是耍流氓吗…”良久,乔一帆用手背掩住脸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句甚是浅淡的质疑。

王杰希游刃有余地悠悠答道:“首先,我不是你长官了。”

无比正直,坦坦荡荡。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王杰希还嫌小孩儿脑子乱的不够,又补充:“其次,算。”

“当然,也可以不算。”

没眼看了,小豹子哼了一声。

乔一帆脸上的红一直到回宿舍才消了个七七八八。

5.

接收到要和王杰希同时出一个A级任务的讯息时,乔一帆很拒绝,确切来说,非常拒绝。

他甚至尝试着和叶修讲道理:“前辈…我不适合的。”

叶修忙着整理资料,闻及此头都不抬的说:“你哪儿不适合了?”

乔一帆想了想。

“哪儿都不适合。”

“扯淡。”叶修终于舍得分他一个眼神和一个朝他脑门儿砸来的纸团,“你和王杰希的精神体,不说全星球,起码这个战舰里,是最适合的吧。再说孤哨寡向…”

说到关键地方,叶修闭嘴了。

任凭乔一帆如何威逼利诱都哼哼着岔开话题,决不透露任何信息。

无奈,乔一帆提着自己的太刀委屈兮兮和王杰希出了任务。

王杰希看他一眼,把烟灭了以后一扬眉权当打了招呼便上船,也没问关于任务的详细事宜,最多是乔一帆絮絮叨叨地讲,他时不时角度刁钻挑一两个容易忽略的点,拎出来讲讲,又继续不语,单手开着宇宙船,另一只手在光屏上滑动找着方向。

不知何时乔一帆闭嘴了,他看向窗外,星空绚烂,点缀在夜色如瀑。

沉默带来的尴尬在小小的舱内空间里蔓延开来,这让乔一帆有些不适应,他不断调整着坐姿,太刀摆放的地方换了好几处,怎么也没个着落,倒是王杰希心无旁骛一般,仿佛他没有开启自动驾驶模式。

终于,王杰希开口了,可惜并不让乔一帆如蒙大赦:“这把刀是我给你的?”

乔一帆打心眼儿里拒绝这个问题,但他还是答了,抱着一点点他自己都感觉不出来的失落,道:“不是。那把刀断了。”

“…现在这把挺好的。”

乔一帆轻轻点了点头,抱紧了怀中的刀,仿若珍宝一般爱护。

王杰希没有让沉默续杯。

“其实我…”

出乎他意料的,乔一帆几天以来第一次打断了他,带着张皇失措,仿佛不堪一击,像一具随时会被推倒的破烂盔甲:“长官,你不要再说了。我们不可能的…真的…”

后来王杰希想,这种语气满满写着“快问我原因不要后退不要走”,秘密可以心照不宣,甚至敞亮干净,可当时的他,将那一句简简单单的“为什么”深深埋在心底。

他只是说,嗯。

6.

谁都没有想到,普普通通的一次狩猎打击活动会演变成被反剿的局面。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乔一帆想,血液从额头划破的口子汩汩流出一道道弯曲细小的波痕,这让他的眼睛有些睁不开。向导的贴身战斗能力历来比不上哨兵,于是就在乔一帆面对异种带着血腥臭味的一爪子破风而来却没反应过来呆在原地时,王杰希猛然一拉乔一帆使它向后踉跄退行几步摔在他怀中,紧接着毫不迟疑的转身,三道顷刻喷涌出血液的血痕,一道不落。

这还不算完,哨兵的血液是异种的兴奋剂,香甜气味弥漫开来,连带着一阵阵不耐地嘶吼。耳机里断断续续是救援赶来的声音,带着雪花般的兹喇响。乔一帆努力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找寻王杰希的,并给予护盾保护,——没有什么能比一个合格的向导起的对哨兵的安抚作用更好的了。乔一帆开始还有些犹豫着拒绝用相当于精神结合的治疗,直到黑豹被诸多异种摔在地上砸起一片尘土,王杰希唇角不可抑制吐出的血,他突然惊觉自己的精神力早就以澎湃之势将王杰希伤痕累累的精神内核包围。

——不要怕,没事了。

——我来了。

——我在这里。

他源源不断传输着安抚的信号抚慰哨兵一颗接近狂暴的心脏,聊胜于无,尽管救援迟迟未来,王杰希的攻势也无法挽回的逐步减弱。

直到,在王杰希背后以一个异常不易发现的角度破空刺入一把锋利闪烁着寒光的匕首。

乔一帆看见了。很多年以后他还是会回想起来这个他估计这辈子最蠢的时刻,某人说的对,被爱情冲昏头脑的都是蠢货,更何况此时他还没有拥有真正爱情。但他就是当上了一个蠢货。

因为在犹豫了近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短短半秒以后,乔一帆捡回了在微草学的步子,挡下了。

匕首却是锋利,甚至穿透过他大臂的一瞬间雪白利刃连血珠都没带上半颗。不由自主跪下,一回头,就是王杰希彻底暗淡后又猛地爆发的——他迄今为止从未见到过的强大力量。

席卷一切。


不可避免,最后两人都躺在尸体堆里,气儿都是出多进少。

7.

王杰希是在乔一帆牵住他以后才从半昏迷状态下勉强清醒了几分的。

只有他俩知道,这个时刻的牵手胜过一切誓言。

他不知道乔一帆醒没醒着,只自顾自开口,嗓子哑的厉害,特别虚。

“之前你还在微草的时候…我重伤。”他咳了几声,又继续,“方士谦不在…队里向导就你一个,没办法,我抱着随便治治的心态找了你。”

你当时特别怂,我叫换一声你手都得抖,抖的我更疼,疼的叫不出来了。

我想,草,这小孩儿怎么回事啊。

后来你用精神力给我修复受损的内核…我发誓,这是我感知到过的,最温柔的对待。

好奇怪…我不知道怎么说…真的很奇怪,我就觉得你其实很好。

真的,挺好的。

“这就是你抓着我给你精神梳理的理由?”

8.

也许过了很久,乔一帆翻了个身,牵动伤口又“嘶”了好几声,说。

“你混蛋。你之前还和林杰前辈说,'噢…那小孩儿啊,还小,不至于'呢。”

于是当时的所有憧憬涂抹灰白,在现实面前消失殆尽。

王杰希费劲想了半天,“…你原来赌的是这口气啊?我说的是英杰,老师让我给他找个向导。你话能不能听全的…”

“……”

9.

“疼了。”

“我也疼。”

“他们怎么还不来啊,叶修咋回事儿啊。”

“堵船吧…”

“……”王杰希选择性忽略掉乔一帆痛迷糊的胡言乱语,道:“回去以后我们结合好不好?”

“…我未成年,长官。”

“骗人,你都二十了。”

“…再说吧。”

“……”

反正,先睡一觉。

———————Fin

各位辛苦啦。(鞠躬)

评论(22)
热度(108)
© 况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