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况  

[王乔七夕搞事/01:00]关于我想要的自由。

>短句:风扬起时他碎发的温度。
>结局无差,自由理解。

>速写一个段子,随意看看便罢了。

————

“你知道,‘自由’是什么吗?”

王杰希蹲下身,少年试图让面前的囚徒明白一个词汇。这句话刚说出口的一瞬间他就后悔了,因为这对对方来说似乎过分高深莫测且陌生至极。

果不其然,囚犯先生歪了歪头,一双眸子是暗淡的灰色,不着光彩。他双眼视力完好,可不知道为什么却像蒙了一层纱,灰黑色,带着漠然,与一点点沾染上的不解。

王杰希换了一种语言,同时蹲着压住的腿换了一边,“不知道吗?就是‘Freedom’。”

与之前一样并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

不过半晌之后,他轻轻问道,嗓音沙哑软弱,带着长久未开口的怯:“......是什么?”



就是,能够亲吻你所爱的人。



久到落叶轻落在地晕染出一声沙沙响,乔一帆又一次摇摇头。

“那我想,我永远都不会有自由。”

“为什么?”

他尝试着去抓住天使的手腕,仿佛这样就能给予后者温暖的热意,还有面对的勇气。但他的手刚伸出去距对方还有几十厘米的距离,便被乔一帆动作幅度极大的躲开了。他一边向后缩一边将两只手交叠在胸前,语调竟是像要哭出来:“你...你别过来,不要过来...别碰我,求求你.....”

王杰希的手尴尬的停留在空中,但他很快又安抚地笑笑:“好...别害怕。”

乔一帆点着头,脖子上的锁链随着他的动作“哗啦啦”响,“对不起。”

没等王杰希开口,他用自己的翅膀将全身包裹,“你...快回去吧。”

他等了很久,对面的人才起身离开。




王杰希想,他翅膀上的伤痕,真的看着很难受。




乔一帆在黑暗里陷入对他来说已经熟悉无比的睡眠。他想,今天那个人是新来的骑士吗,穿着铠甲真好看呀,身上好像都带着阳光的味道...他还会来吗,他来干什么呢,他会...和以前的骑士一样吗。

这个念头刚刚滑过脑海,他蜷缩的更紧了一些。







“我来啦。”

说不上是想念,却着实是惊喜。乔一帆下意识抬头,映入眼帘的便是王杰希带笑的眸子,黑牢外的阳光自狱门外倾泻,将王杰希全部笼罩,像是由光而生。

他的眼睛也很好看,是祖母绿的。乔一帆的目光没忍住看向角落一盆早已枯死的小树,心里想,就像它最茂盛时候的颜色。

一会儿后他又在心里补充。

是在阳光下,树尖的嫩绿叶子。

“...嗯。”

你好。

你好,很高兴很高兴见到你





“你知道吗...骑士长公然挑衅国王陛下,据说要被砍头呢。”

“...天啊,骑士长一向忠心耿耿,不可能的事呀...他是为了什么?”

“...这我不清楚。好像,是为了牢笼里被打折翅膀的天使?”




今天不是个平常日子。

乔一帆在看到王杰希执剑从门外闯进来,并开始用最大的力道砍断他的笼子时,想到。

但这份冷静并未持续太久,因为在他看见王杰希唇角溢出的血丝和不甚正常的走路姿势以后,乔一帆几乎失声:“你怎么在这里,你在做什么...!?”

王杰希却笑了。

他说,一字一句。



“想给你自由。”




王杰希第一次牵乔一帆的手,他们十指相扣,沐浴在阳光下。

他看见乔一帆怔愣着,傻子一样,用另一只手去接住阳光,仿若珍宝。

眼泪一颗一颗。



“好了。你现在,向那边跑。”王杰希看向乔一帆,风倏忽而至,扬起他额角碎发,“那边有人会接应你。”

乔一帆终于反应过来了,他死死盯住王杰希,好像终于明白了什么:“你呢。”


“我?”


我是代价。”


这句话说出口异常平静,王杰希甚至想安慰对方,再笑一下,因为这并不是一件太让人无法接受的难过事实。

他在乔一帆唇上落下一吻。




献给自由。”




紧接着他就看见,那双暗淡的眸子,蒙尘剥落成花。




乔一帆的眼睛,是黑色的,却晶亮,仿若银河在里迸溅




————————Fin
这不是刀 别乱说!(求生欲暴涨)

评论(7)
热度(56)
© 况况 | Powered by LOFTER